叶拖拖

All for 叶修

他永远是年轻的,美好的,光芒万丈的。
他永远在那里,好像信仰一样。

7.18B萌八强第一战延期至7.19重赛

加油加油~

2017叶修B萌应援:

因为B萌计票系统出现bug,运营临时决定重赛,本来定于18号的比赛延期至19号。
B站已出公告,18日所投硬币以及所投真爱票都会在19日返还,所以对叶粉来说没有太大的影响,请大家稳住心态,19号继续为叶修投上【普通票】
另此后所有赛程都往后延期一天,即国漫结束时间改为7.21凌晨23点。
大家18号拉票辛苦啦,19号一起继续为叶修加油!

“你有没有爱过一个遥远的人,他从来都不让你绝望,是你继续活下去的勇气和力量。他永远是年轻的,美好的,光芒万丈的。他永远在那里,好像信仰一样。”

一边工作一边在虾米听歌,随手翻评论翻到一段很喜欢的句子,献给我最爱的叶修。
感觉遇到什么挫折或者是困难,想想叶修,全身又充满了动力,不再沮丧灰心。他让我变得更好,更成熟的面对一切,我从他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一点就是能够从容面对一切。
哈哈哈接到通知这几天晚上又要加班本来怨气满满,但是想想这几天叶修和各位迷妹们带给我的感动,我又释怀了。

接受不能改变的,不埋怨,只做最好的自己。
勿忘初心。enjoy your life.
以此共勉。

日!叶!修!

叶修生日快乐!
谢谢你带给我们那么多的感动和快乐!
么啾哒(๑•́ ₃ •̀๑)

[周叶]最美的沉默(Fin)

感觉我从远古穿越回来……这是N年前合志的文


夏休期一开始,周泽楷就急不可耐地离开了宿舍。行李早在昨天晚上已经收拾好了,今天的训练一结束,周泽楷就匆匆忙忙的拖着行李箱往轮回的大门走去,脚步也比平时加快了一点。

训练期间也并不是不能回家,除了按照规定合训期间必须要住在轮回提供的宿舍里,身为S市人的周泽楷想要回家其实非常的方便。不过,也只有夏休期这将近两个月的时间里,回家才会成为周泽楷最期待的事情。


周泽楷回到家后第一件事就是进行大扫除。家里已经有一个月没有住过人了,很多物品都蒙上了灰尘,掩去了生活的痕迹。很快的换上了家居服,周泽楷开始动手收拾。衣柜里洗干净的床单和被子都铺...

[韩叶]大保健(Fin)

一个脑洞而已。


*


从轻柔的音乐开始。


裹在身上的浴袍被解开,沾满精油的手从肩胛骨沿着脊背摩挲,直到整片裸露的皮肤都被涂抹上洋甘菊的味道。

肩窝的地方被恰到好处的力度按捏,然后温热的掌心包裹住脖子,缓慢的沿着颈椎的方向上下推压,两手拇指从脖颈两侧轻轻地往下按揉。精油被推开,在灯光的折射下散发出柔和的光泽,多余的则沿着皮肤的纹理往下流淌,被手指勾起,以打圈的方式一圈圈均匀。


沿着脊椎往下,手掌下的身体因为加重的力度而微微颤抖,肌肉下意识的紧绷,想要排除这异样的感觉。没被按揉的地方,皮肤上涂抹的精油很快因为失去温度而变得冰凉,而被抚慰到的地方,留下一片火热与酥麻,甚至...

[ALL叶]混乱空间[Fin]

让我们来OOC洒狗血开脑洞……

为什么会消失了那么久?因为生活很忙工作很忙,很长一段时间里每晚加班周末无休连五一也……(from一个哭泣的加班狗


*楔子*


每年的夏休期第一天晚上,荣耀职业联盟都会举行一场内部秘密聚会,只有符合资格的人才能够参加,而准入资格,首要的一条就是——非人类。

没错,非人类才可以参加这场名为“荣耀夜”的聚会。作为聚会的主持人,唯一一名人类,荣耀职业联盟的主席冯宪君,真心感受到压力山大。随身携带救心丸似乎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因为坐在长桌两旁的这些[非人类],每一个细微的举动,都让可怜的冯主席胆战心惊。


长桌首排的座位,是留给聚会的[元老]——叶修

[黄叶]成人礼[Fin]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黄少天眼睛里装满了叶修。

最初只不过是想要打败叶修而在背后拼命追赶着,挥舞着光剑的小剑客在战斗法师身边转了一圈又一圈,兴致高昂的嚷嚷着,苦苦纠缠就为了一场PK。历经多次败北,他终于在一次PK中将斗神的血条清零,抱着“对方也不过如此”的念头,被叶修用神枪手的小号杀得惨不忍睹,至此他们之间终于拉开了漫长的斗争期——尽管都是他追在叶修身后跑。

反复钻研对方的战术、试图解读对方的预判、关注对方的一举一动……在时间的沉淀下,一开始纯粹的情感逐渐酝酿出了另一种旖旎的心思。


承认自己的心情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但是黄少天从来没有对叶修做出过...

祝大家新春愉快~今晚都能抢到多多的红包哟
(´︶`ʃ٩) 拜个年

太可恶了咻了那么多次一次敬业都没有(っ˘̩╭╮˘̩)っ

[喻叶]段子

叶修从厨房里端果汁出来的时候,包荣兴正在追着黄少天问问题。黄少天的神情似乎有一点儿不耐烦,但是这家伙眼珠子骨碌一转,嘴角微微勾起,然后对包荣兴点头。叶修一看见这表情就知道黄少天又一肚子坏水没处使儿,准备往他队友身上倒。

“他们在干嘛?”叶修将果汁摆在桌子上,问旁边看笔记的喻文州和叼烟的魏琛。

“臭小鬼教包子讲粤语。”魏琛形象不堪的朝着这俩活宝方向努了努嘴。


“帅气怎么说?”

“样衰。”

“读起来怪怪的……羊虽?”包荣兴慢慢咀嚼着,试图还原黄少天的读音,可惜失败。

“读‘yuang——xui——’不是‘羊虽’”黄少天特别有耐心的纠正。

“好吧,那好人怎么说?”

“衰鬼。”...

1 / 8

© 叶拖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