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拖拖

All for 叶修

他永远是年轻的,美好的,光芒万丈的。
他永远在那里,好像信仰一样。

[韩叶]成王败寇(上)

*捏造有,私设有,原著改动有。

 

第一赛季的职业比赛结束了,颁奖典礼也落下了帷幕。场馆里的观众已经走得七零八落,剩下庆贺用的礼花碎片在地上狼藉一片,电子屏幕仍播放着比赛时的精彩片段,声音一波波的扩散出去,在空旷的场地上空回荡,显得有些寂寥。

相对于冷清的场馆,百米开外的海天酒店某间加大包厢倒是挤满了人,职业联盟的主席在比赛结束之后说,既然难得四个战队聚在一起就开个联谊会增进彼此的友情吧。于是参加了半决赛和总决赛的四支战队不管自己战绩如何,都是应邀赴约——至少表面的功夫得做足。

 

因为将外套落在了休息室,韩文清不得不在半路上脱离队伍独自一人回到休息室。只是他推开休息室的门之前没有想过里面还会有人,扑面而来的淡淡烟草味道让他微微拧起了眉头,视线一转他就发现了罪魁祸首。韩文清起初并不清楚那是谁,但是见到那件披在肩上红白相间的外套还有胸前那枚铭牌,他就心里有数了。

 

彼时的叶修的名字还叫叶秋,但是已经有以后那副懒洋洋不修边幅的模样了。

鞋子脱了,东倒西歪的扔在地板上,脚直接踩在了沙发的边缘,红色的短裤下露出一截小腿;躺着的姿势是怎么舒服怎么来,手臂垫在脑后,仰着脸看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嘴里叼着的烟已经有一截燃成了烟灰。

听到门开的声音,他转过头,见到站在门口的韩文清。

“哟。”他说。

 

其实彼此间并没有交谈太多:首先是他们都并不清楚对方的真实身份;其次在半决赛嘉世将霸图斩于马下,这样说来他们之间的关系不可能有多少缓和;最后或许是韩文清本人的表情太过生硬让人很难升起攀谈之意。

不过在韩文清拿起自己的外套之后客气的问了下要不要一起走,对方坐起来很不客气的回了句等我一下就开始穿鞋。如果说之前那一声短短的招呼韩文清还没有听出什么,这次他可以根据声音模模糊糊的揣测一下对方的身份:“……你是叶秋?”

“恩,是啊。”叶秋将鞋带绑好,抬起头露出一个笑容,“你是老韩吧?”

韩文清自然不会傻得去纠正那个称呼,反正不管他怎么说对方也不会纠正,在游戏里面就这样被叫了很久(尽管他一点都不老),于是如今他也很顺其自然的就接受了,抱着外套看着叶秋朝他慢悠悠的走来。

 

叶秋和韩文清一起出现在包厢门口的时候并没有引起多大的注意(要是放在多年后那肯定会掀起一波人的震惊),不过原本还异常焦急的嘉世战队那一桌在见到叶秋之后平静了不少。陶轩急匆匆的走过来,和韩文清寒暄了几句就拉着叶秋走了。韩文清能够听到陶轩压低声音的斥责,以及叶秋毫不在意的敷衍。

在对待荣耀上,韩文清无比确定对方和自己一样严谨认真,但是在其他事情上叶秋还真是够任性够散漫的。

为了证实自己得出来的这个结论,韩文清特意腾出一部分的注意力来关注他这个难缠的对手。

 

餐桌上叶秋坐在主位,左手边是嘉世的老板陶轩,另一边是副队长吴雪峰,其他队员按各自喜好自己选位置,两三个凑成一堆正哈哈的讲着笑话,叶秋也露出了微笑,不过很快收敛起来,拿着筷子专心的夹菜。

每桌的菜已经上好了,还上了几瓶酒,按照这意思主席是让他们是不醉不归:不管你名次是什么,总之有资格来场馆参加公开的比赛就是战队的殊荣。韩文清手头也有一杯,他意思意思的喝了,视线扫到叶秋那儿的时候对方酒杯里的酒根本没动,只是一脸专注的吃着海鲜,拆解螃蟹的动作干脆利落又娴熟,碟子里的虾壳蟹壳堆起了一堆。

相比起因为获得冠军而满脸兴奋的嘉世队员,叶秋显得太过冷静,或者应该说是冷漠,像是他毫不在意这个冠军。

 

——这样一个人,打败了他。

韩文清忽然有些不甘心。

 

 

用过餐之后,韩文清召集了队员们开了一场检讨会才放人回房间休息,相比起疲累又有些醉了的队员,韩文清此刻还是非常清醒,于是他准备去走走。

酒店是配备有健身房和上网体验区的,韩文清原本只是打算用运动来放松自己紧绷的精神,但在路过上网体验区的时候不经意的一瞥就让他定在原地不动了——叶秋正坐在那儿。

 

因为将近临晨,上网体验区里的灯光也暗了下去,头顶橘黄色的灯光倾泻下来,一切都笼罩在一片难以言说的模糊之中。叶秋就坐在那昏暗的光里面,电脑屏幕那幽蓝的光芒冰冷的勾勒出他的侧脸,以及那张脸上专注认真的神情。韩文清放轻脚步走过去,站在叶秋身后看着。

叶秋并没有发现韩文清的到来,他的注意力一直放在了荣耀上,修长的手指飞快的敲着键盘,电脑屏幕里对应的角色连续不停地放出炫目的招式,招招直奔对方的破绽之处。韩文清注意到叶秋使用的并不是一叶之秋的账号卡,而是一个神枪手的小号,但是对于不是战斗法师职业的角色,叶秋也能玩得无比出色——就如同他最擅长的职业是神枪手。

 

叶秋打完一局之后其实还没发现韩文清在身后的,在他拿起烟盒抽出一根烟被横伸过来的手臂截走了的时候,他讶然回头才发现身后的韩文清。

“……你还没睡?”叶秋以为职业选手里面只有他作息不正常,没想到这个时间点韩文清也没睡。在他印象中,还没成职业选手前韩文清还是会因为抢BOSS和他熬夜,但是自从成为了职业选手之后,韩文清就再也没有熬过夜。

“你也没睡。”韩文清答非所问,拉开叶秋身边的椅子坐了下来,“这里不能抽烟。”这样说着将从叶秋手里夺过来的烟扔回桌子上。

叶秋失笑,“现在这里可没人。”这样说着他在韩文清眼皮子底下拿起烟点燃了塞进嘴里,“怎样,现在是心情郁闷无处发泄?要来一局吗?”

 

韩文清没有回答,视线落在叶秋面前的电脑屏幕前。叶秋也没再重复,只是一边抽烟一边饶有兴趣的看着韩文清,直到韩文清终于开口,“你神枪手用的不错。”难得的说了一句夸奖意味的话。

“那是当然。”叶秋笑,“仅仅只是战斗法师还不足够,我的目标可是全职业。”

“你也太贪心了,叶秋。”韩文清皱眉,叶秋只是笑嘻嘻的不知道从哪儿摸出来一颗薄荷糖塞进了他的嘴巴里。

韩文清因为叶秋这突如其来稍显亲密的动作而显得有些手脚僵硬,抿着唇僵着脸看着叶秋,对方却不甚在意叼着根烟转回电脑前继续游戏了。

 

舌尖绽放出一片冰凉的感觉,些微辛辣的薄荷味冲上鼻腔。

……有些不适,却并不会让人感觉不舒服。

 

 

阳光穿破贴上遮阳膜的玻璃和厚厚的窗帘照射进来,在地板上留下昏暗的色彩。

赛季结束了,可是漫长的夏日还没有结束,房间里就算开着空调也还是觉得燥,从身到心,再多的水喝进去还是觉得身体干涸。

窗边摆着的花,叶子已经被晒得微微发黄蜷曲起来。

 

自从在B市参加联赛回来之后,韩文清给队员们重新制定了一张日常训练任务表,每天严格执行,没有放松的一刻。但是对于韩文清近乎苛刻的要求,霸图的队员们都是默默地没有一声怨言的按时完成——对于第三名这个结果,谁都不会甘心。

 

霸图是在半决赛的时候遇到嘉世的,早在这之前就有人惋惜说这场比赛应该放到决赛来进行。

并不是蔑视皇风的实力,只是关注荣耀比赛的人都知道,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已经被人誉为荣耀中第一死对头,因此一般来说联赛为了制造噱头都会有意识的安排霸图和嘉世在决赛争锋。相比起打得规矩而稍显约束的皇风,毫无疑问霸图和嘉世的比赛会更有看头。

结果也证明着这一点,霸图和嘉世的比赛简直是紧紧攥住了观众的心神,连呼吸都随着招式的音效而起伏,只可惜……只可惜霸图终究落败。

 

“要是将我们放在决赛和嘉世对上,我们绝不会是这个结果。”霸图的负责人叹一口气,“不过季军也不错——”

“不够。”韩文清打断他的话,“我并不希望这里有人怀抱着我们应该是在决赛遇上嘉世这种想法!”这样说着他锐利的视线扫了一遍全场,尤其是拧着眉不满的看了一眼负责人。

“即使在决赛遇上嘉世又如何?这还是改变不了我们输给嘉世的结果。在我看来,亚军和季军都是同等的,没有什么差别。我们毫无疑问是有夺冠的实力的——所以,要做就要做到最好,明年将冠军捧回来!”

 

冠军或许不值钱,但冠军值得获取。

就如同这个游戏的名字:荣耀。你也需要用些什么来证明自己的荣耀。

 

为了实现自己的目标,韩文清最近都将自己关在房间里。有时候是按着训练软件来稳固自己的基础;有时候是下苦心钻研对手的战斗视频,写下对手的优势和缺点并按此整理出战斗的方针;而更多的时候他在训练自己的微操。

不管遇上什么对手,基础是重要的,但是微操往往能够把握住比赛中那一闪即逝的微弱机会。而他再也不想重现上次被一叶之秋以微弱的优势掀翻在地、含恨输掉比赛的场景。

直到叶秋敲了他的QQ,韩文清才想起来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和叶秋联系了。

 

“老韩,你最近在忙啥,完全不见人影啊!”

“训练。”韩文清简洁的回复过去。

“竞技场来一局。”这句话之后叶秋还发了一个戴着墨镜酷酷笑着的表情。

韩文清第一反应是叶秋太反常。他与叶秋之间来往其实并不多,只是偶尔在游戏里碰面了会来上那么一局,但是叶秋从来没有主动约他。韩文清思考了一下,还没答复,叶秋又发了一条信息过来:“不会是被我打怕了吧?哎哟这不像你呀老韩!”

“房间号。”叶秋这是胆子肥了才敢挑衅他,他韩文清哪有害怕的时候?

 

韩文清操纵着大漠孤烟进入叶秋开的房间,在见到里面的角色之后就知道叶秋在打什么鬼主意。房间里的角色并不是叶秋常用的一叶之秋,也不是神枪手——这次叶秋换了个魔道学者。看来是打着算盘让他来做陪练。

“有时间花在这上面,还不如好好练一下你的战斗法师。”韩文清说了叶秋一句。

“哎,我在等你变强啊,你要知道,打遍荣耀无敌手的滋味是多么孤独。”耳机里传来叶秋的垃圾话,韩文清知道这个人又在拿第一赛季他输了的事情刺他。他识趣的闭上了嘴巴,不再理睬叶秋,捏着鼠标按着键盘操控着大漠孤烟向叶秋的魔道学者跑过去。

 

很快韩文清就知道叶秋为什么一定要找上他了。

长时间的相处和互相切磋让韩文清对叶秋的战斗方式一清二楚——叶秋的风格向来是踏实,偶尔会有猥琐流,但大部分时间都是针对角色的视线死角来攻击,换种说法就是最土却也是最有效的打法,但是此时此刻的叶秋却改变了战斗风格,攻击刁钻而且变幻莫测。

韩文清心中奇怪,但是手中的动作仍未停止,抓着魔道学者几个明显的破绽将魔道学者最后一丝血耗尽,最后一拳将魔道学者按到了地上,脚下的地面都裂了开来。

“哎哟,这种打法是新鲜,但是可不好驾驭。”叶秋自己总结了一下。

“无聊。”韩文清评价,“才上手不一会儿也想在我面前显摆。”

叶秋啧了一声,“这不是觉得有趣嘛!今天在竞技场PK,有个魔道学者就是用这种打法的,虽然最后是我赢了,但是你瞧这种打法多有意思!”

“你的账号可不是魔道学者。”韩文清有些生气。

 

平心而论,韩文清觉得叶秋对待荣耀是认真的,但是这一刻他又开始质疑了。

明明一直在使用的账号是战斗法师,却乐此不疲的玩着其他职业。神枪手、魔道学者,韩文清见到的只有这两个职业,但他心里清楚叶秋不可能仅仅玩了这两个职业。

他忽然感觉到叶秋的敷衍,漫不经心,轻佻。

而他输给了这样一个人。

这算什么。

 

“反正都是打荣耀不是吗?换着职业玩有什么不同?”叶秋讶异的反问。

 

这是不同的。

你不是我,你就不会明白。

 

“不同的职业有不同的玩法,不觉得很有趣吗?不同的技能组合起来会是什么样子的,不同的职业之间互相克制的地方在哪里,不同的打法会有什么效果……荣耀真是再玩十年都不会腻呢。”那边叶秋兴致勃勃地说着,韩文清却陷入了漫长的沉默之中。

 

我在这边拼得头破血流,你却对我想要的东西毫不在意。

但你却拥有了我想要的东西。

 

韩文清知道的。毋庸置疑叶秋是一个优秀的对手,但却不是一个好的队长。

或许叶秋会认真的指点队友战斗的技巧,会下精力的琢磨对手的资料,但是他可以随心所欲,他可以不在乎冠军。

 

你可以说他的热情事实上只是为了荣耀而燃烧,而不是为了冠军。

 

……而韩文清终究不是叶秋。

 

 

叶秋关掉了水龙头,拿起手边的毛巾擦掉了脸上的水珠。沾了水变得湿漉漉的头发柔软的垂在额头前面,稍长的部分遮住了眼睛,他心不在焉的对着镜子拨了拨。

今天下午和韩文清对的那一局其实是不痛快的,并不是因为他输了的原因,而是另外一些更深更复杂的东西,叶秋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表述。最后他只是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点燃了塞进嘴里,然后走出了卫生间。

 

下午四点钟是嘉世的正常训练时间,作为队长的叶秋翘了队也没有人敢说什么。陶轩说了叶秋有他自己的训练方法,他爱怎么干就怎么干——反正就算没人督促叶秋也会自觉地坐在电脑面前,一天下来固定往返的地点基本上是宿舍训练室食堂三点一线。平淡的、甚至可以说是枯燥无味的生活,但是叶秋乐在其中。

当然,叶秋到底是用一叶之秋练习还是光明正大的开着小号去竞技场里玩这个还尚待商榷。

 

叶秋在二楼溜达了一圈,然后在陶轩的视线中大摇大摆的走向嘉王朝专属的工作室。陶轩嘴角抽了抽,只当做没看见。但吴雪峰可不会视而不见。

“少抽点烟。”这样说着吴雪峰伸手拿下叶秋嘴边的烟,“队长带头翘掉训练可不好。”

“最近公会不是缺少材料吗,我去帮忙刷一下副本,可没有偷懒。”非常正直、充分的理由,停顿了一下他又补充道,“反正第一赛季也结束了,放松放松嘛!”

陶轩终于看不过眼责备了一句,“别再经常用小号,要用就用一叶之秋这个账号。嘉世赢了之后备受媒体关注,如果再多加宣传,很快一叶之秋就会被捧成神级账号,这对提高嘉世的知名度非常有利。”

对此叶秋只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转身推开了工作室的门。

 

“队长,其他队员跟不上你的速度。”吴雪峰说,“不是每个人都能……”

……不是每个人都像我一样,能够紧紧地跟在你的身后,不被你远远抛在身后。

叶秋太厉害,太突出,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跟上叶秋的步伐。他会在团队赛中针对实况想出好的对策,他会告诉队员怎么做,但是能够快速做出相应反应的往往只有吴雪峰。在第一赛季的团队赛上就发生过这样的状况,皇风那边步步紧逼用难缠的方案来对付他们,多亏了叶修临时想出来的战术他们才赢得团队赛的五分。

但是也并不能忽略在改变作战方案时内部短暂的混乱。

 

“他们也知道自己的不足,所以现在不是在训练嘛。”又说,“而且有你这个副队长,我放心。”

紧接着,叶秋笑眯眯的拍了拍吴雪峰的肩膀,“那么训练队员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前一秒吴雪峰还被叶秋表现出来的信任产生了一点儿感动,下一秒就变得哭笑不得了。最后他只是伸手揉了揉叶秋的头发。麻烦的事情都推到他头上,甚至上台拿冠军奖杯也是他这个副队长出面。真是不知该如何评价。

 

站在门口,还能听见工作室里面传来叶秋和职业玩家的对话。

“叶秋大神,这个副本被霸图破了纪录了……”

“没事,看我用一波流刷个新纪录!公会里有谁比较厉害的都组队啊!”

 

“你太迁就他了。”半晌之后,陶轩说。

“你也知道无论我们说什么,他都只会按照自己的步调走。相比起冠军,他更享受打荣耀的过程,或许他会追逐胜利,但却不会过于执着。”吴雪峰将手里燃着的烟头扔进了脚边的垃圾桶,“很少有人像他一样在不同的职业都有所建树,发明了押枪,熟练掌握了遮影步……有时候我甚至有一个可怕的想法,荣耀是为了他而存在的。”

“他的确是有点天赋的,也没你讲的那么夸张吧。”陶轩说,“反正只要拿到冠军就好了。”

吴雪峰只是笑。眼前叶秋坐在电脑前,脸上是一贯的认真,专注到了一种可怕的地步。灯光浇头而下,勾勒出侧脸的轮廓,让叶秋整个人看起来有些不真实。

 

荣耀才开始多少年呢。叶秋又才多少岁呢。

简直是无法预测的未来。

 

而且也不仅仅只有叶秋一个人,还有更多新鲜的血液注射进来。

无底胃永远不会被填满,它欢迎每一个人,无论你是靠着天赋,亦或者是凭着努力。前者不多,后者不少。反正它不会拒绝任何有资格而又已经做好准备的人。它不一定公平(又有谁能保证绝对的公平呢)但是它绝不会弄虚作假。

 

它不会多给你什么,但它也从来不会什么都不施与你。

 

“至少得了亚军……嘛。”霸图的负责人被韩文清的表情吓得将嘴里的话都咽了回去,后背的衬衫都被冷汗濡湿了一块,空调的冷气穿过来,冰凉一片。皮肤都起了细细密密的鸡皮疙瘩。

起因是第二赛季的排名,霸图亚军,临门一脚被嘉世硬生生的拦截在了冠军门前。

对此韩文清已经不想再说什么了。他觉得自己已经无法发出任何声音,会振作起来但并不代表他在此之前不会失望。他避开队员走至一处偏僻无人的阳台,背靠着墙壁闭上眼睛。

 

远离了喧嚣的比赛场地,耳边也一下子清净了。夜色像是一块柔软的海绵将所有噪音如数吸收。能够感觉到太阳穴正在一股一股的跳动。植物芳香辛辣的气味冲进鼻腔。

原本还有些失态的他此刻也渐渐的冷静了下来。他开始在脑海里回放刚刚比赛的场景,从开始的登场,到中间的互相较量,再到自己的大漠孤烟不甘心的倒在地上。面前是握着却邪的一叶之秋,居高临下的站在他面前,灯光照射下来,给这个战神披上淡淡的金光。宛如神袛。

 

“……老韩?老韩?”韩文清睁开眼睛的时候见到一个手在他面前晃来晃去,手的背后是叶秋的脸,“在这儿偷懒?”

韩文清没理睬他,不过视线飘到叶秋的手掌,还是忍不住分了一下神。叶秋的的手很漂亮,但是如果仔细观察掌心,会发现上面起了一层薄薄的茧。长期握着鼠标,掌心受到摩擦,自然而然会长茧。韩文清也有,薄薄的一层附在手心。他想起眼前这个人虽然吊儿郎当,但是对于荣耀的喜爱却不比任何人少,甚至可以说很少有人像叶秋一样这么的喜爱荣耀。

尽管韩文清对于叶秋喜欢荣耀的方式不敢苟同,但还是忍耐不下心中的想法,“你还在换着职业玩?”

“比赛之前我有好好练习战斗法师,这个你可不必担心。”叶秋靠在韩文清身边的墙上,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根烟放进嘴里,捏着打火机点燃了,深深地吸了一口。韩文清能够闻到那股尼古丁燃烧的味道。苦涩,有些呛鼻。

 

“我有时候觉得……”韩文清斟酌着自己的用词,“你在蔑视我。”

“……咳咳咳。”被韩文清这句话吓到,叶秋一口烟呛在喉咙不上不下,一下子不停地咳嗽起来。

韩文清似乎也知道自己这句话冲击性太强,伸手去拍叶秋的背一下一下的安抚。他感觉有些尴尬,然后是对自己的不齿。

“乱想什么?”叶秋好不容易缓过一口气来,没好气的责骂,“我以为我们都这样打斗着过来快五年了,就算是敌对的关系,至少也应该或多或少了解彼此,你却说我蔑视你?”他嘀咕了一句,“简直是放屁。”

 

再然后,他奇怪的盯着韩文清的脸。

“还是说,你是想让我安慰你吗,老韩?”

 

-TBC-

 

在这里想说两句,算是解释一下本文的走向。

我之所以写叶修不是一个好队长,这是我自己的揣测。在我自己的理解中,前期的叶修其实个人风格还是很重的,或许他会认真教导后辈,但是在比赛中他还是锐利的,带着一点随心所欲的味道(如同我在文中写的,他的热情是为了荣耀燃烧,而不是为了冠军燃烧)而吴雪峰恰恰弥补了叶修的不足,因此在叶修眼里,他还没有蜕变成那个会说“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的那个叶修,个人更倾向于是在第四赛季被霸图击败之后,叶修才渐渐体会到这句话的意思。

 

此外,写韩文清重视冠军我也是有自己的考量。毋庸置疑韩文清是喜欢荣耀的,对待荣耀也非常的认真,但韩文清并不是叶修,霸图也没有吴雪峰,他自己一个人扛着霸图,他比叶修更早一步的体会到了队长这个名字的沉重。

 

以上仅是个人一点小小的见解。鞠躬。

评论(7)
热度(52)

© 叶拖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