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拖拖

All for 叶修

他永远是年轻的,美好的,光芒万丈的。
他永远在那里,好像信仰一样。

[韩叶]成王败寇[中]

 

“要什么味道?”叶秋问韩文清,但还没等韩文清回答,他自顾自的转过去朝着服务员说,“来两杯香草味的冰激凌。”面对韩文清他这样解释,“香草味最好吃。”

韩文清简直都要被他气笑。

 

完全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发展的,等韩文清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叶秋拉到一家冰激凌店里面了。坐在偏僻的角落里面,头顶的光柔和的倾斜下来,将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诠释的有些模糊不清。

他们之间其实并不能够算是朋友,对彼此的了解仅仅局限于比赛里面。对方的爱好是什么、喜欢的食物是什么、厌恶什么,通通不知道,也没必要知道。对他们来说,知道知道对方关于荣耀的一切就足够了。

如此简单直接。反倒有些可怕。

 

两杯香草冰激凌送到了桌上,高脚杯装着,两颗奶白色的圆球被拥挤的塞进去,上面淋了一层薄薄的糖浆。一小片薄荷叶装饰在上面。白丝丝的冷气。杯壁上还沾着透明的水珠。

明明是完全无法协调的不能再少女的东西,叶秋却从容不迫的将一杯拉到自己面前,细长的勺子舀起一块塞进嘴里。两个男人坐在冰激凌店,他完全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吃完冰激凌之后我们去吃烧烤。”已经定好下一个目的地。

“甜点应该留在最后。”

“会打烊。”

 

他本来应该留在酒店里,召集队员对比赛进行剖析,然后制定来年的训练表。现在他却呆在冷饮店,与他的对手面对面坐着一起吃冰激凌。怎么想都有悖常理。这完全不符合他一向的作风,唯一能解释的理由就是他面前坐着的这个人。归根结底一切的出发点都是这个人。

杯子里的雪糕已经开始融化。看起来多么完整的东西,仅仅一点温度就足以让它改变。

 

最后他们还是一起去了吃烧烤。

 

依旧选了角落,叶秋没拿单子,直接开口就跟烧烤摊的老板报了一连串的名字。韩文清才想起来他现在在H市,嘉世的地盘,难怪叶秋如此熟稔。想来这个人晚上应该经常溜到这里来打牙祭。

碳烤生蚝,韭菜,鱿鱼,骨肉相连,豆腐,金针菇。蔬菜点了一大把,肉也稀稀拉拉的点了一些,没忘记加上紫苏炒田螺,用来消磨时间的最好零嘴。

油沸腾的吱吱声,煤炭的热气,肉被烤得焦香的味道。对于韩文清来说有些陌生,但却并不是难以接受。不锈钢的碟子外面套着塑料袋,里面盛着刚刚出炉的烧烤,香料的味道让人蠢蠢欲动。塑料桶里面插着一次性筷子。有些油渍斑斑的瓶子里装着酱油和胡椒粉。

 

如果换在霸图,这些东西早就被批判为不卫生,没营养的垃圾。

对于饮食受到严格控制的韩文清来说,他根本不会有机会碰到这些垃圾食品,而这是他第一次接触到这些路边的摊子。他原本不打算动筷子的,但是看到叶秋吃得津津有味他就忍不住想尝试一下。

“这家烧烤摊味道很地道,你尝尝。”果然猜得没错,这个地方就是这个人的秘密基地,“这个炭烧生蚝是这里的招牌。”一边说着一边夹了一个生蚝放进他的碗里。

韩文清不置可否,拿起筷子夹起放到嘴边。壳里的汁水有些滚烫,却无比鲜美。肉肥多汁,鲜香甜美,蚝肉上的蒜蓉更带出了那份难以言语的口感。

“好吃吧?”对面的人笑得眉眼弯弯,“别客气,我结账。”

“不能喝酒,那就来两瓶可乐。”

 

混着大量气泡的液体被灌进胃里,冰凉的感觉让这个炎热的夏日有了一丝惬意的感觉。

后背的衬衫因为吃得大汗淋漓而紧紧地黏在皮肤上。手上油光发亮。嘴唇嫣红。

嘴巴里塞着带着些微辛辣的烤肉,口腔里充满辛香的味道。

 

“老输的感觉的确不好,但是你又不是没赢过。”

“虽然吧,你赢的是别人,输给了我,这在本质上有很大的不同意义。”

“看你有点可怜,不过明年的冠军我是不会因为同情你而让出来的,因为冠军奖金最多。”

“闭嘴。”韩文清终于开口,眉间眼里都是轻蔑,“别做梦,霸图下一次一定不会输。”特别的做出了强调。而叶秋只是无所谓的笑笑。

 

韩文清早已经不再像刚刚那般有些疲倦,脸上已经恢复平日里的神情,恢复到以前那个无坚不摧,勇往直前的拳皇。

挫折都是过眼云烟,下一秒又是新的开始,因为谁都无法知道结局,才能够充满勇气和希望的前进。七分努力两份实力一分幸运,未来的事情谁都说不准,因此只能往前走。双手握成拳头,击败眼前无数困难,一步步走向自己一直希冀的目的地。

 

怒吼是风,吹落荆棘。

双拳化火,焚烧困境。

身后万里黄沙,秋风萧瑟。

拳皇双目炯炯,不胜不归。

 

但追根溯源,这一切还是因为叶秋。

一场深夜的宵夜,是不动声色的安慰。

而他只能做到这个地步,一步步的诱导。

 

对于一个眼里只有荣耀的男人,这已经是他所能及。

你无法要求再多,底线在这里,而他终究也只能付出这么多。

 

吃饱喝足走出烧烤摊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吹来的夜风一瞬间风干了背上的薄汗,隐隐之间有些冷。叶秋忍不住伸手将领子立起来,缩了缩脖子,引来韩文清冷嘲的视线。

“明天看来你会被骂。夜不归宿。”叶秋伸出一根手指。

“你也一样。”忍不住反唇相讥,韩文清冷笑。

“切。”不屑的撇嘴。满不在乎。

 

反正队里已经将他纵容到了一个荒唐的地步,再多的责骂之后还不是任着他恣意胡来。

反倒是规矩森严的霸图,韩文清回去之后一定少不了惩罚。

一直摆出一副不怒自威的表情,有时候也想看看对方狼狈的样子呢。

“我知道你脑子里在想什么。停止你那种可笑的想法。”

“呵。”

 

他们之间,是比朋友更特殊的存在。

 

 

霸图夺冠是在第四赛季。

 

其实可以说这个冠军里面包含了一定的运气。

第四赛季的赛场上缺少了吴雪峰的嘉世攻势显得有些混乱,韩文清清楚的知道那是因为同队的队员跟不上叶秋的思路。少了能够随时应变、充当战队润滑剂的吴雪峰,嘉世的缺点一下子被放大开来。的确叶秋一如既往的锐气逼人,战术灵活,但是队员跟不上自然也会显示出破绽,而霸图抓住了这些破绽一举攻陷。

除此以外,经过新进的队员张新杰对战术的改进,在这个赛季上,霸图显得比以往更游刃有余。当然这一部分原因是归功于张新杰,另一部分自然归功到沉寂了一年酝酿许久的霸图老队员们。而韩文清更甚,每一个出拳都带着更为浓厚的杀气和锐气。

 

他们等得太久太久。

每一次的沉寂不过都是铺垫。

沉睡的狮子终于向猎物张开了他们的獠牙。

 

站在领奖台上,韩文清有一瞬间的恍惚。这对于他来说是第一次站在这个最高的位置上,手里捧着的奖杯也已经变成了金光闪闪的质地。冠军。

在梦里够想过这个场景很多遍,但当真实的触摸到这个奖杯还觉得异常的不真实。直到身后的队员们一把抱过他的肩膀流着泪笑着的时候,韩文清才真切的感觉到这一切都并不是他在做梦。

面前是黑压压的人群,正对着场地的地方拉开了一条红色的横幅:庆贺霸图夺冠。横幅后面是一个大大的霸图的队徽。欢呼声,礼炮爆炸的声音。

韩文清的眉头舒展开来,迎着披头浇下的灯光将奖杯高高的举过头顶。

 

颁奖仪式结束之后,霸图的老板说夺冠之后就应该庆贺一下,于是临时起意说要到酒店吃一顿,还邀请了嘉世。

叶秋接到邀请的时候愣了一下,一旁带着笑脸的陶轩脸上挂不住了,他瞅着陶轩的脸色赶紧答应下来——有便宜不占那简直是傻瓜,再者,他对霸图那个叫张新杰的新人很感兴趣,趁着这个机会去会一会也不错。

于是嘉世一队人跟在霸图后面一起去了距离赛场最近的酒店。

 

霸图财大气粗叶秋今天才见识到。刚坐到座位上,对方看都没看菜单直接对着服务员说招牌菜每个来一份然后上了几瓶陈年老酒。再然后亲切的对所有人说别客气随便点菜,点些自己喜欢的,帐全算霸图上。

听着这话,叶秋放心的仔仔细细研究了菜单,然后点了四五个自己喜欢吃的菜,真的没有一丝客气与忸捏之态。就像霸图还真的是专门请他来作客似的。

看着叶秋一副从容的做派,韩文清眼角抽搐了一下。

 

酒到三巡,众人都已经有些微醺。职业选手们不敢喝太多的酒,只是浅酌几杯,只有叶秋一如往常滴酒不沾认真夹菜——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了张新杰身边。

韩文清眼角余光瞟过去的时候,两人已经聊上了。叶秋嘴角噙着笑,不知道在说什么,张新杰略显拘谨,托了托眼镜认真的回了几句话。韩文清倒不是怕叶秋从张新杰嘴里能套出些什么,叶秋并不是那种人,如果想知道什么,这个人向来会单刀直入,直白得可怕。

赛场上玩战术,赛场下叶秋也只是偶尔耍耍嘴皮子,并不会做些什么龌蹉事情。

韩文清知道叶秋一来对些不入流的手段不屑,二来他更喜欢自己去探寻而不是从别人嘴里得到答案。

 

不过他还是对那两个看起来相谈甚欢的人有些在意。

在见到叶秋起身去卫生间的时候,韩文清在椅子上坐了两分钟最后还是起身跟着去了。

 

推开门进去的时候叶秋似乎刚刚完事,开着水龙头心不在焉的洗着手。嘴里叼着烟,垂着眼睑。看不清表情。似乎是察觉到有人进来,他转过头见到来人是韩文清的时候,嘴角勾了勾,“恭喜夺冠。”带着些许意味不明。

对于叶秋的祝贺,韩文清只是在鼻子里哼了一声表示应答,然后停了一下,说:“明年,我等你回来挑战。”

“哦~话说得这么满?”对于韩文清挑衅的言语,叶秋只是挑了挑眉表示自己的惊讶,“看来不让你吃一些苦头还真不行呢。”

“说得像是这个冠军是你让给我一样。”

叶秋笑笑,没说话。

 

“如果你将你的心思多放在战斗法师身上——”半晌,韩文清还是忍不住呛了叶秋一句。

“不是这个问题。”——你我都清楚问题并不是出在这个地方。

韩文清眼神暗了暗,眯起眼睛盯着眼前这个一脸散漫的人。

看着他吞云吐雾,指间一点红光闪烁。

 

“荣耀,不是一个人玩的游戏啊。”最后这个人说。

 

-TBC-

 

评论
热度(33)

© 叶拖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