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拖拖

All for 叶修

他永远是年轻的,美好的,光芒万丈的。
他永远在那里,好像信仰一样。

[安叶]浩劫(END)

【安叶】浩劫

曾经被别人评价过是一个理智冷静到可怕的人。
这并不仅仅体现他对于自己人生有一个清晰的规划。

兴欣战队的人都知道,安文逸是霸图的粉丝,这简直毋庸置疑——是叶修从霸图的公会里挖掘到这个治疗。每次说起这件事叶修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说是竟然没有被劈头盖脸的被骂无耻,竟然还答应加入(霸图的粉丝向来与嘉世,尤其是叶修有着深仇大恨)。
魏琛还曾经打趣这个骨子里的霸图粉丝:“要是霸图知道那个将他们气的咬牙的治疗是一个霸图粉丝,绝对得骂娘!”抢BOSS的时候霸图好不容易将君莫笑打得只剩下一层血皮胜利在望,结果不知道躲哪儿的治疗唰的一下就给君莫笑加了半条的血。
这可没把霸图公会那群人给气死。

“正面对上永远都要比当一个默默无闻的粉丝好。”至少他可以站在比赛台上,隔着大半个场地就能够接触到坐在不远处的霸图战队成员。让他们见到他,认识他,记住他——即使是作为一个对手。
他是霸图的粉丝。他身在兴欣。其实这两者并不矛盾。他依然如同往常会观看霸图的每一场比赛,为霸图偶尔的失误扼腕,为霸图的胜利而喜悦,与以前不同的是,他会遵从叶修开给他的训练清单,认真又专注的执行每一个训练任务。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在比赛上相遇的那一瞬间。

【我是兴欣的牧师。】

“啧,霸图要是输了,那得有多大的负罪感啊,这不是手臂肘往外拐吗!”
“要是霸图就这样放弃,那也不是我支持的那个霸图了。”
喜欢霸图和战胜霸图并不是同一件事情。
他从来没将这两件事情相提并论。

“真是理智到可怕啊。”叶修感叹。
“感情误事。”对于叶修颇具嘲讽的话语,安文逸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过去。

做什么事情都要有一个详细的规划,有条不紊。要上哪所学校,选择什么专业,以后从事的方向,关乎人生的事情安文逸都会详细列明。
但是最后他走上了一条自己完全没想到过的道路。罪魁祸首自然无需明说。但终归是他自己的原因。想试试另一种完全不同的人生,不受束缚的,完全未知的。
因为未知而充满挑战,充满机遇,充满奇迹。没有什么不可能。
对于对方的邀请,描摹出来的蓝图,他终于动心。

你说叶修是多么可恶的一个人。
他给你编制一个美好的网。
最后你不得不跳下去。

对于这个改变了他人生轨迹的人,除了训练的时间,安文逸大部分时候视线会放在叶修身上。
但说实在经过了漫长的观察和相处,其实叶修并没有像霸图粉丝宣传的那么可恶。对方与霸图的队长关系还不错,并不是外面形容那种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永远一副有点懒洋洋的模样,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安文逸甚至无法相信这个用手拨着刘海叼着根烟的男人会是那个传说中的斗神。不像一些粉丝鼓吹得多么英俊多么的帅气,也不像一些人夸大其词的说有多么多么猥琐。

这是一个普通的,眉目清秀的男人。面色有些憔悴,却并不失意。
尽管已经从嘉世退役,窝在一个小网吧里面,表情却是轻松的。
失去了自己的账号卡。不再是斗神。
【只是从头再来罢了。】

并不是没有怀疑过组建新的战队只是这个职业大神一时间的心血来潮,但是接触之后安文逸才发现他的想法有多么浅薄。谁能够想到这个曾经辉煌的斗神会心甘情愿的窝在一间小破网吧里(比起正规的俱乐部网吧是无法相提并论的);会在新区里从零级开始重头练起;挤在一间小小的储物室休息也从来不会有一句怨言。
如果真的是一句随口提及的玩笑,那对方根本不需要认真对待一切。

明明有非常多的选择。只要一开口就会有战队过来邀请。完全不需要像现在这般辛苦,为了材料去抢首杀,也不需要当卧底到处挖人。
这真的很掉身价。与大神这个头衔非常不相符。

“的确是心血来潮。”
“一起拿个冠军回来玩玩啊!”
“不觉得一支草根战队一路战败所有豪门战队最后拿到冠军很有趣吗?”
嘴上说的非常的嚣张,但是脸上却没有一丝轻视对手的表情。拿冠军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是安文逸喜欢。虽然他习惯于理智的思考,但他并不讨厌豪言壮语。
甚至可以说是喜欢的。极少遇到过的激动与跃跃欲试。他也可以有一个白日梦。
不再是按照规划好的道路走下去,人生中有一些未曾预料到的事情发生也并不是不能接受。
和叶修相处越多,似乎也渐渐地被传染。依旧冷静看待一切,却会偶尔放纵自己的情感,享受短暂的自由,不被束缚。

路有许多条,我选择了看起来是最好的那条路。
而你站在另一条路上,向我伸手。有盘缠的荆棘,有泥泞的坎坷。
【是要舒适平淡的生活,还是愿意和我一起将这个世界搅得天翻地覆?】

还有别的选择吗?

安文逸第一次义无返顾的选择了一条完全与他人生理念不符合的路。
他放弃了原本制定好的未来蓝图,向学校办理了休学手续,坐飞机奔赴另一个陌生的城市。
如果要用什么词语来形容这个举动,没有比疯狂这个形容更为贴切。以前逃课坐飞机飞到另一个城市去看霸图的现场比赛安文逸已经觉得非常疯狂了,可是现在看起来,完全不能和他参与兴欣战队这件事情相提并论。

兴欣已经开始占据他人生中的一部分了。
一种预料不及的方式插入进来。
你要怎么赔我?

“啧,队友之间说这些,多伤感情啊。”叶修一只手伸过来搂住他的脖子,温度从皮肤接触的地方传过来,无法拒绝,“有这些时间扯淡,不如快练练你的技术啊!下一场对上霸图,这多难得的机会啊。想想看吧,将霸图打败之后,你来一声我是霸图的粉丝你们打得真棒,这简直了都!”似乎在脑海里想到了这样的场景,叶修乐呵起来。一副厚颜无耻又猥琐的表情。
见安文逸不搭理他,叶修颇感无趣,倒回自己的椅子上,懒懒的伸了一下腰,“看我这模样,身上可没多少钱,工资还扣在老板娘哪儿呢,赔什么赔,干脆将我自己赔给你算了。”
“卖了也不值钱。”安文逸说。
被一针见血的戳穿事实,叶修撇了撇嘴,叼着根烟懒洋洋的转回电脑面前打游戏去了。

空气弥漫着淡淡的烟草味。嗒嗒的敲键盘声清晰的传过来。
无关的感情全都抛弃。他坐在这里,不图其他,仅仅只为冠军。
(真是理智到可怕的人。)
(感情误事。)

有些事情没有说出口并不代表着不存在。
只有自己才知道的秘密,小心翼翼的藏在心里。
想与之后一起生活,很多细节反而会因为太过于细小而忘记。
但是最初的见面,在安文逸还不知道对方是叶修的时候,那个相遇的场景他从来都没忘记。

他站在北桥残破的横梁上,将手中的十字架扬起。
一道光落在了桥下的无敌最俊朗身上,将他包裹在其中。
密密麻麻的人群,甚至因为拥挤,名字互相重叠。但是他却找到他。

屏幕上,对方发过来的消息一闪一闪。
“在哪呢?”
“是这样,我准备成立一支战队,正想找个牧师,你有没有兴趣来试一试?”

【是你发现我,在那么多人里,找到我。】

-Fin-

评论(6)
热度(136)

© 叶拖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