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拖拖

All for 叶修

他永远是年轻的,美好的,光芒万丈的。
他永远在那里,好像信仰一样。

[黄叶]成人礼[Fin]

黄叶合志《multiverse》完售,感谢大家!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黄少天眼睛里装满了叶修。

最初只不过是想要打败叶修而在背后拼命追赶着,挥舞着光剑的小剑客在战斗法师身边转了一圈又一圈,兴致高昂的嚷嚷着,苦苦纠缠就为了一场PK。历经多次败北,他终于在一次PK中将斗神的血条清零,抱着“对方也不过如此”的念头,被叶修用神枪手的小号杀得惨不忍睹,至此他们之间终于拉开了漫长的斗争期——尽管都是他追在叶修身后跑。

反复钻研对方的战术、试图解读对方的预判、关注对方的一举一动……在时间的沉淀下,一开始纯粹的情感逐渐酝酿出了另一种旖旎的心思。

 

承认自己的心情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但是黄少天从来没有对叶修做出过直接的告白。他跟叶修相处这么几年,已经将叶修的性格摸得差不多了。虽然在联盟内作为头号神秘人,但黄少天知道,叶修不过是一个热爱着游戏的普通人,虽然被定义为普通人,但他没有办法想象叶修会再分出多一点儿的情感在他身上。如果冒冒失失的告白了,按照苏沐橙跟楚云秀八卦的那些电视剧里的套路,被拒绝后可能连朋友也当不成。

黄少天并不准备告白,但是让他放弃,他也做不到。身为职业联盟里最负盛名的机会主义者,即使不正面出击,黄少天也有千万种方法抓住稍纵即逝的机会、甚至是自己去创造机会,一点点的进行潜移默化。瞧,现在他可是叶修最亲密的友人之一了,叶修遇到困难的时候就会来找他——他黄少天上千万的身价,竟然被叶修抓去刷垃圾副本!

 

想起往事,黄少天就有点抓狂,不由得从柔软的床上爬起来,坐到电脑面前,开了机,准备骚扰叶修让他陪着自己PK几局。等待开机的时间里,他的视线不由得被摆在电脑边的一小盆仙人掌吸引过去。那是叶修送他的生日礼物,还特别霸道的要放在电脑边这样一个显眼的位置——好吧,霸道是脑补画面,事实上仙人掌摆放在电脑边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能够吸收辐射。

黄少天到现在都还能够想起叶修送礼物时候说的话:“这仙人球像你,浑身都是刺儿。”他哪里听不出叶修的言外之意呢,他简直是立刻就明白了叶修想要表达自己的意思:浑身都是刺儿,不就是说他是个话唠,说起话来特别刺儿(刺耳)的意思吗?他怒,子弹发射一般的突突突开始动嘴巴,试图污染叶修的听觉:“难道你就没发现我浑身上下都是优点吗!我,黄少天!联盟第一剑客!第一个让联盟修改比赛规则的男人!英俊!潇洒!帅气!炫酷!”

对此叶修只是笑,眼睛像是有星星在闪耀。

于是黄少天闭嘴了。

 

其实相比起来,黄少天觉得叶修更像是那一盆小小的仙人掌,而不是他。

只有手掌心那么小的一盆,并不特别显眼,就好像叶修一样,除却那加冕在他头上的种种称号,只是个普通又平凡的人。这盆不显眼的仙人掌放在无法忽略的地方,只要开电脑就能够见到,普通又平凡的叶修放在他的心尖上,时时刻刻都无法不将注意力倾注在这上面。仙人掌不需要经常浇水,拿着水壶站在旁边只是白费力气,叶修也并不需要他在身边,有荣耀足矣。

这是一个多么晦涩的隐喻,就像他暗无天日埋藏在心底的情感。

 

“叶修叶修来PK!敢不敢!”登陆QQ后,黄少天一如往常的拉开特别组,点开叶修的头像开始信息轰炸,顺带扔一个窗口抖动。身价千万的他充值了QQ会员,叶修隐身也能够显示在线状态,这样他就可以轻松的扔个窗口抖动过去,对方完全没有办法忽视。黄少天还特别贱的想最好这窗口抖动刚好让叶修卡机,然后被BOSS暴击清零血条,这个画面只要在脑内想象一下,他的身心就无比愉悦。

幸好他现在仍不知道叶修一台电脑打游戏一台电脑挂QQ这习惯,否则他又得抓狂。说起来这习惯还是被黄少天逼出来的呢。

叶修很快进行了回复:“世界联赛才刚结束完,还没PK够呀少天大大?”

“废话少说,你是选择PK呢还是PK呢还是PK呢!”黄少天赶紧敲键盘,“我已经开好房间了,赶紧的来!”

“还没被我虐够?一大早就来求虐,精神可嘉【大兵叼烟】”

“叶修你妹!”

 

最后叶修还是与黄少天来了场PK,毫不留情、狂轰滥炸,将黄少天虐得泪流满面。房间里,撑着千机伞的散人蹲下来看着可怜巴巴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剑客,头顶上冒出了文字泡,“服不服?”

“不服不服不服我不服!再来一局!下一局一定是我赢!”黄少天嘴硬的发过去一连串消息,内心是无可否认的服气。第十赛季带领草根战队夺下了冠军,37连胜、决赛中团队战最后的1VS3,还有作为国家队的领队,带着他们夺下了世界冠军……想不服气都不行。

“不来了,跟你PK太多,没什么意思。”叶修回复。

黄少天怒,不过他怕叶修退出房间,于是赶紧转换话题,“喂老叶,你现在到底算退役了还是没退役啊。”

得到的是叶修调侃式的答复:你猜猜?

 

“老叶,我生日你打算送我什么生日礼物?”黄少天不想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叶修退役后又复出的事情并不是没有,对方这种模棱两可的答案扔过来不过意味着对方并不想告诉他最后的决定。

“你想要什么?”叶修问。

“你猜猜?”打出这行字,黄少天感觉自己扬眉吐气,不过他赶紧补充,“不能太敷衍,这可是我的成年生日,有很重要的意义!”

十秒钟的沉默,叶修才敲了一行字过来,“成年生日……黄少天我记得你快奔三了。”

“反正8月10号你过来找我,别忘了生日礼物,否则【炸弹】【菜刀】【敲打】【骷髅】”没给叶修拒绝的机会。

 

 

叶修来之前,黄少天正指挥着家用机器人进行清洁工作。这次生日他并没有邀请其他人,就只邀请了叶修一个人,因为这个成年生日对他来说非常重要,他希望能够与叶修两个人单独相处,培养感情以及……进行告白。

他的暗恋跨过了好几个赛季,看着叶修赢得比赛,看着嘉世沉沦不振,看着叶修退役,看着叶修复出。如果能按捺下来,暗恋也是一件甜蜜的事情,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若有似无的暧昧就能够满足蠢蠢欲动的心。但当听到叶修退役的消息之后,黄少天突然后悔了。

他想问出真相——叶修你为什么突然退役?新闻里的理由是假的吧?我知道你还能打!是不是嘉世那群人逼你的?我就知道,之前团队战刘皓他们就很针对你啊!干嘛不转会!过来蓝雨啊!

但是他却联系不上叶修。

 

叶修不用手机,没有办法用电话联系,打电话问苏沐橙,得到的只是叶修已经离开嘉世俱乐部的消息。登陆QQ,发现对方的头像一直是灰色,敲了一堆话过去刷了满满一屏幕,几天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一个人说要离开是那么的简单,那么容易就能够消失不见,换一张电话卡,到另一个城市居住,轻而易举就能够与过去所有的人和事挥手告别,重新开始。

所有的暧昧都比不过当初鼓起勇气的一句告白,失败了还能够让对方记挂在心,或者幸运的成功了呢,叶修也喜欢着他呢?

如果一开始能够直面自己的感情,现在也不会追悔莫及——幸好叶修回来了,摧枯拉朽一般王者归来,登顶最高的荣耀。这是一个绝妙的机会,身为一个典型的机会主义者,曾经错失机会的黄少天绝不会再眼睁睁看着希望溜走。

 

恰巧是他的成人礼,这个有着特殊含义的日子进行告白再合适不过。

 

为了促成告白的成功,黄少天特意从光脑里面搜索了很多关于告白成功的例子,花费时间进行研究。资料里说酝酿一个浪漫的氛围有利于告白成功,黄少天立刻学习吸收,赶紧从网上购物中心里买了很多装饰品,邮寄到家里让机器人帮忙装饰。没有夸张的彩带和气球,黄少天只是让机器人将房间变成暖色调,新鲜的花束装进漂亮的瓶子里,奖杯擦掉灰尘,和叶修的合照摆在相框里放在茶几上。

“过来给我捏捏肩膀。”布置完房间,黄少天懒懒的窝在沙发里,使唤自家的机器人过来给他按摩。于是有着叶修外貌的仿真家用机器人立刻走了过来,并殷勤的端上一杯果汁。果汁还没喝完,门铃就响了,黄少天看了一眼钟,估摸着是叶修到了,赶紧命令机器人自己收进储藏柜里——他可不想叶修进来就见到跟对方一模一样脸的机器人系着围裙在干家务。

 

“其他人呢?”换鞋子的时候叶修往客厅里看了一眼,疑惑的发现没有其他人在场。

“没其他人了,就我俩。都跟你说了,这是我的成年生日,对我来说有很重大的意义,所以我只邀请了你!”黄少天帮叶修放好背包,拉着叶修坐在沙发上,“快快快,什么都准备好了,就差你了!”说着走到冰箱面前拿了生日蛋糕出来,将蜡烛打火机还有刀叉碟子水果摆在茶几上,黄少天才挨着叶修坐了下来。

对此叶修哭笑不得,“少天大大你早就成年了吧。”他还真的不明白为什么黄少天整天将“成年生日”挂在嘴边。不过黄少天要玩,他也不是不能陪,反正这个日子开心点儿也挺好的。

 

叶修替黄少天在蛋糕上插上蜡烛,还点燃了,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自从世界联赛后叶修开始习惯随身携带手机了——按下了播放键,传来了特别官方正式的生日祝贺歌。

黄少天:“……”

叶修还在一旁一本正经的祝贺:“生日快乐啊少天。”

“你就不能正经些,唱首生日歌给我!”黄少天怒,转过头去斥责。

意外就是这样发生的——也许是因为他们之间凑得太过亲近,以至于黄少天扭过头的时候,嘴唇不小心擦过了叶修的……嘴唇。比想象中要柔软一点儿,带着淡淡的烟草的味道,不会让人讨厌,唇瓣有一点儿湿润。心脏开始急促的鼓动,耳尖开始迅速的充血,脸颊滚烫一片。

 

然后,嘭的一声响。

坐在叶修身边的黄少天一眨眼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无数个巴掌大小的黄少天从天而降,四处散落。

叶修的头上、身上、桌子上、沙发上,都是小小的黄少天,脸颊都是红通通的,头顶似乎还在冒着烟。

 

 

如果要发上论坛的话,帖子该怎样起名字比较好呢?是“朋友突然变成了无数个小人这正常吗,急,在线等!”还是“朋友突然分裂成无数个小人怎样才能拼回来,急,在线等!”比较好呢?

吃惊和诧异只是很短的时间,叶修很快就回过神来,抛掉了脑袋里乱七八糟的想法。虽然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先把小黄少天收集起来吧?现在的叶修看起来比较狼狈,毕竟他离黄少天比较近,黄少天分解……分裂(?)的时候大多数小人都散到他身上了,有的趴在他的头顶,有的摇摇欲坠的揪住他的头发,将他的头皮扯得有点儿痛,有的钻进了他的T恤里,还在他的大腿上慢慢地爬动着。不在身上的则到处散落,躺在地毯上、卡在沙发的缝隙中,有的还栽到了生日蛋糕里面。

实在是再糟糕不过的情况。

 

小小的黄少天们被叶修一个个收集起来,小心的摆在了沙发上,原本还挺宽敞的空间一下子就被挤满了。掉进生日蛋糕里的几个倒霉的小人也被叶修用湿毛巾细心的擦干净了,摆在了茶几上。

“说吧,现在这是怎么一回事?”叶修搬了张椅子放在沙发边,坐着俯视这群小人们。

“因为我在成年期中,状态不稳定!”“不用担心,这只是一个短暂的进化过程!”“很快就能恢复了!”“其实这事儿很正常!”一个黄少天就够吵闹了,无数个密密麻麻的小黄少天七嘴八舌的声音合在一起那简直是魔音穿脑,能够要人命。似乎因为互相之间想要得到更多的关注,竟然还有几个打起架来了。

“停、停!一个说话就够了。”叶修无奈的将那几个纠缠在一起的小黄少天分开,“……你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啊。”

 

“我并不是东西——呸,我是说,我是外星人。”无数个黄少天摇头晃脑意识到自己说错话,呸了一声,又一起摇头晃脑的解释道。

“我不明白。”叶修无奈。在这个崇尚科学与技术的世界里,将自己说成是外星人无法让人信服,而且即使是外星人……在科学探索周刊里,外星人也不会像黄少天这样突然就……分裂成无数个小人吧?对于一个坚信科学与真理的人来说,黄少天是一个未知的谜团。

“智能三代,出来!”不就是要证据证明吗?黄少天表示,证据想要多少他就能给多少。

 

从一个高文明星球过来,黄少天拥有许多这里并没有的高科技产品,其中家用机器人就是一个特别好的能够证明他身份的证据。于是叶修有幸见到了一个跟他几乎完全相似的(机器)人从黄少天房间里走了出来,对方视线扫了一圈,最后停在了沙发上那一片密密麻麻的小人那儿,眼珠子转了转,然后停在了原地,闭上了眼睛,一动不动。

“这个是我的家用机器人,长得跟你很像是吧?不用惊讶,这是我根据你的样子调控的,这个机器人功能很多,不过就是没有配备语音系统,所以不会说话……等等,好像死机了。”叽叽喳喳欢快的说了一堆话,小黄少天们突然发现,由于他进入成年不稳定期,机器人无法识别他,竟然自动停止了服务功能。“忘了更新系统了……”一片嗡嗡的呢喃声。

 

尽管被当做证据的家用机器人死机了,但叶修多多少少已经相信了黄少天是外星人这件事情。不仅仅是机器人,黄少天还给他看了光脑、看了空中投影、空中键盘等等现实中还没出现的高科技产品,更何况,就算黄少天不是人,直至现在也没有害过人,叶修并不害怕,只是觉得有些麻烦……一个黄少天他可以忍受,但是当要面对无数个唠唠叨叨的小黄少天,叶修觉得他必须要有过人的勇气。

“应该很快就能恢复了。”小人们信誓旦旦的保证,“其实这没什么,因为我到了成人期,这段期间状态不怎么稳定,所以才会分裂。”“不过因为家用机器人坏了,这期间就拜托老叶你帮忙照顾我一下啦。”“罪魁祸首还是你呢,谁叫你偷亲我!害我一下子没有办法冷静!”

“……”叶修觉得他才是那个需要冷静一下的人。

 

晚餐依照便捷原则,是被砸出几个坑的生日蛋糕,还有饼干、水果,由于健康原则,黄少天家里并没有储藏泡面,小黄少天们也强烈反对明天吃泡面,理由是他们现在在不稳定期,拒绝一切垃圾食品。没办法,在无数个小黄少天语音轰炸中,叶修只能举手投降——幸好外卖电话还是有的。

吃饭问题解决后,就该解决其他问题了。小小的人儿吃起东西来非常的不方便,更何况是奶油蛋糕这种容易弄脏的食物呢,蛋糕吃完了,小黄少天们也变得脏兮兮的了,身上沾满了奶油,有的小人躺在果皮里摸着圆滚滚的肚子在打饱嗝,有的还踮着脚去够杯子里的饮料。叶修叹了口气,将想要喝饮料那几个小人拎起来放到一边,将杯子里的饮料倒了一点儿在碟子里方便小人们饮用,又将桌面的狼藉收拾干净。收拾完后,他又从卫生间端了一盆温水过来。

“该洗洗了,你们太脏了。”

 

洗澡并不是一件麻烦的事情,麻烦的是要给一堆小黄少天洗澡。水盆不大,小黄少天们只能排好队,几个几个的跳进水盆里洗澡,剩下的小人们就站在旁别看,有的开始往叶修身上爬。

“叶修叶修!你看了我的身体,你要对我负责!”努力爬到了叶修肩膀的小黄少天站在叶修的耳边大声的说。

“叶修,水不够热,加点热水!”在水盆里游潜泳的小黄少天浮出了水面,朝着叶修嚷嚷。

“叶修,帮我在光脑里订购新衣服,原来的湿了,没办法穿!”洗完澡、浑身湿漉漉的小黄少天用纸巾裹住自己,屁颠屁颠跑到叶修面前。

叶修:“……”

 

鸡飞狗跳的忙乱后,小黄少天们终于洗完了澡,穿上了从另一个星球邮寄过来的新衣服,高高兴兴的排排坐在沙发上看比赛视频,叶修则拖着疲倦的身体去洗澡了——这并不是结束,叶修准备挤沐浴露的时候发现架子上正蹲着三个小人,正眨着大眼睛无辜的看着他。叶修扫视浴室一圈,马桶盖子上坐着俩,毛巾架上有两个在扒拉着往上爬,浴室门开了条缝儿,有几个小人正偷偷摸摸的从缝隙那儿瞄他。

叶修无语凝噎,最后浴巾一甩围在腰间,拎起这些暗搓搓偷窥他的小黄少天们扔了出去,毫不留情的锁上了门。

门外隐隐约约传来小人儿的叫声,“叶修,我会对你负责的!”

 

(4)

 

考虑到小黄少天们目前的体型比较小,因此叶修在叫外卖的时候需要进行选择。大块的肉对于小人来说是没有办法吃的了,需要咀嚼的青菜也被排除在外,最后叶修选了流沙包、小米粥、面和米粉这种方便食用的外卖,对此小黄少天们表示自己非常不高兴。

……但是有什么办法呢,现在他们的身体大小注定了不能任性,只能哭唧唧的抱着米粉或者趴在包子上吸溜吸溜的吃,由于没有合适的工具,他们无一不吃得满脸油光,不过看起来非常可爱,一点儿也没有大人的样子。

 

“太糟糕了,我想快点恢复。”吃饱喝足后小人们委委屈屈的抱怨。昨晚他们睡得并不好,虽然床足够大,但是一群小人们睡在上面就显得有些拥挤了,尤其是当翻身或者舒展手脚的时候,常常会碰到身边的人,折腾了半夜,今天早上起床的时候小黄少天们都显得精神有些萎靡。

“我觉得变大了一点点。”叶修仔细观察后说。昨天的小人们只有巴掌大小,今天看起来似乎比之前长大了一点儿,而且数量看起来也少了一些,可能是合并起来了,“现在感觉怎么样?”

“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小黄少天们不约而同的揉了揉自己圆滚滚的肚子说道。

“看起来比大人的样子胖了很多,不需要运动一下吗?”叶修笑。

 

也不能怪叶修的打趣,平时的相处中他挺喜欢逗着黄少天玩。

在职业联盟里面,黄少天算是与叶修关系比较亲密的朋友了,其他大多数人之于叶修来说更像是后辈的关系,平日里会进行关照——但也仅此如此了。对他来说,联盟里的人际关系其实可有可无,他也并不打算与其他人进行更深入的交往,通常保持在一定的距离内,如果感到别人过于接近还会矜持的后退,留有余地。

在这个圈子里,他几乎将所有的热情都灌注在荣耀里了。并不是说他不愿意将热情匀一点儿出来,也并不是说他不擅长与人交往,他仅仅只是觉得人际关系会产生羁绊,而对于一个从来都不属于这个圈子里的人来说,他并不打算产生过多的留念,更何况,一个人的热情有限,他只想专注在他喜爱的事情上。他迟早会离开,并且不再回来。

他并不冷酷,甚至可以说是温柔的,只是他一直有所保留,恰到好处的理智。不在粉丝前抛头露脸,行事低调。如果羁绊不深,那么离别的时候遗憾与伤感也许不会让人难以承受。

 

回想一下,除了苏沐秋、嘉世、兴欣,黄少天算是叶修在职业联盟里关系最好的了。如果不是因为黄少天整日过来骚扰他,说不准他们之间没办法走到这一步。虽然有点烦,但是黄少天的性格挺好的,叶修稍微逗一逗,对方就炸毛了,特别好玩。不知不觉他们之间的关系渐渐的亲密起来,平时的唠嗑比其他人都多,彼此的每个生日都会参加,还会互送礼物。

因此现在即使发生了这种“朋友突然分裂成了好多个小人,而且每个都是话唠”这样的灾难性事故,叶修仍然不离不弃的在身边进行照顾。

 

“运动的话……PK吗!对!我们来PK!”小人们听到叶修的建议,赶紧从桌子上爬起来,小胖手往上方一指,特别有发布号令的气势,不过这个在小人们眼里看起来特别狂霸炫酷拽的姿势,在叶修的眼里看起来特别的好笑。

“你这个样子要怎么操作键盘啊。”叶修用手指轻轻揉了揉一个小黄少天的脑袋,立刻引来其他小人们的不满,都吭哧吭哧的跑过来往叶修的手上爬。

被叶修揉脑袋的小黄少天则得意洋洋的向空中比划了一下,然后一个特殊的键盘就出现在了半空中。每个按键之间都隔着一定的距离,似乎是为了方便每一个小人能够有足够的空间去操控属于自己的那一个按键。那画面太美,叶修几乎都不敢想象,于是他赶紧阻止了蠢蠢欲动的小人们,“等你恢复之后才PK吧,这个不急。”

 

于是小人儿们闷闷不乐了。不过性格使然,他们很快又打起精神,聚在叶修身边开始嚷嚷,“不PK的话太无聊了,叶修叶修,陪我玩!”

叶修无奈,捧起几个小黄少天在手心,放在面前,“是不是变小了,性格也幼稚起来了?”

小人儿们不说话,嘟嘟囔囔着开始到处爬。手心微微有些痒,有一个还抱着叶修的手指就蜷在那儿了,一动也不动的装死。没被叶修捧起来的小黄少天们也开始自娱自乐起来,将叶修当做一座尚未开发的矿山一样,这边摸一摸,那边戳一戳。有成功爬到叶修头上的就趴下来一声不吭了。

 

“一点儿都不好玩。”小黄少天说。

“我想吃虾饺。”

“我想吃烤鱼。”

“烧卖。”

“咖喱虾。”

“薯条。”

 

“要怎样才能恢复?”叶修问。为了不让小黄少天们遭受二手烟的荼毒,从昨晚开始他就没有吸过烟了,有点儿忍不住想抽一根。如果能让黄少天恢复原状那实在是再好不过了,他也不需要像现在这样被小人儿们当玩具一样玩——跟大人PK还更有趣一点。

“我是因为什么而分裂的呢?”“虽然我处在不稳定期,但是导致我分裂是有原因的。”“因为叶修你偷亲了我一下。”探讨如何恢复的问题终于让小黄少天们提起了一点儿兴趣,他们开始你一句我一句的说起来。

“……那只是不小心亲到的吧。”叶修无语。

黄少天无视叶修,小人儿们凑在一起,齐心协力的进行思考,最后做出了一个总结:“再亲一下就能恢复了。”得出结论后,为了争取那唯一一个亲吻权,小人们又开始各自PK,最后鼻青脸肿的选出了最后的胜利者。

叶修:“……”

 

“把我捧到你面前。”胜利者无视一众怨念的眼神,兴高采烈的爬到了叶修的手中,得意洋洋的指示道。

“为了让你恢复,我真是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叶修唏嘘着将小黄少天碰到了面前。如果能让黄少天恢复,叶修也并不是不能做出让步,反正初吻早在昨晚的意外事故中丢掉了,再亲一次并不是一件让人难以接受的事情。更何况被一个可爱的小人儿亲吻,也不会让人认真起来,觉得这是一个有特殊意味的亲吻。

相对于叶修的漫不经心,黄少天则一脸虔诚与认真,站在叶修的手心中,伸出手捧住叶修的下巴,深吸一口气,凑了上去——

 

嘴唇被一片温热所覆盖,带着暧昧的热气徜徉在唇齿之间,很快的,柔软的触感在唇瓣上来回厮磨,温柔的濡湿每一条纹理。然而这并不是结束,温柔之下是急不可耐的试探,舌头撬开微张的双唇,略带急切与渴望的进入,舔舐口腔内的每一处角落,细致的、深入的。叶修微微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被放大的、黄少天的脸。

后脑勺被对方用手牢牢固定住,腰部也被有力的臂膀牢牢地抱住,对方的力量与温度不容拒绝的传了过来,因为被紧紧地拥抱着,似乎还能感觉到对方胸膛里急促的鼓动。一开始只是浅浅的辗转,但是这个亲吻逐渐加深,舌头被对方追逐着、纠缠着,热切的感情也被这个亲吻承载着传递过来,一直熨烫到了心脏。热度一点点的从身体内部渗透出来,带着蜜糖般的甜美。

可能只是短暂的几十秒,但是却又感觉这段时间非常漫长。脑子内被搅成一团浆糊,分开的时候仍旧没有办法思考,身体像是被抽了骨头的水母一般软弱无力,被黄少天圈在怀里,对方灼热的呼吸喷洒在脖子里,引起一片战栗。

“叶修,我喜欢你。”耳边传来轻声的呢喃,像是自言自语,却又不甘心的想将自己隐藏的感情说出来。说给他听。

“喜欢你。”

 

“老叶,不如我们试试吧。”

“反正你还没有处对象,跟我黄少天处对象你可是占了天大的便宜!这么帅气这么英俊的男人还能上哪儿找?”

“我可是身家千万,选我你不会吃亏!而且你也喜欢我对吧老叶?否则刚刚我亲你的时候你怎么不反抗?哼哼你肯定早喜欢上我了,刷副本第一个就想找我!上次去你那儿玩太晚你还留我下来住!跟我PK次数最多!”

“你不回答的话我又要亲你了!”

 

千里迢迢从H市过来给他庆祝生日。每次职业比赛结束后都会腾出时间来私下见面。一起吃宵夜一起逛夜路。比朋友的关系来得亲密,却又恋人未满。

每次想更进一步,对方却又游刃有余的退却,保持在一定距离观望。气急败坏,无计可施,无可奈何,却又不想放弃。千方百计的挖掘机会、创造机会。

——除此以外我还能怎么做?

 

看进你的眼里,看进你的心里。

除了那个答案其他我都不需要。

 

“好呀,我们试试。”叶修直直地看向他,眼里似乎带着笑。

 

似乎很早之前就有迹可循。

 

学会矜持,学会沉默,不动声色的留有余地。但是有一个人你却给予特殊待遇。你会因为对方的微笑而感到心情愉快,你会忍不住去逗逗他,忍不住想见到对方更多的表情。但是你却因为考虑良多,不愿意向前走,不愿意再接近一点点。

    有很多普通朋友,也有亲密的友人。游戏技术高超。优点很多。不过在感情方面却是白纸一张,反应笨拙而生涩,像是刚刚结出的果实,涩而微带苦味。

不甚成熟。

 

但是现在的他并不需要有所保留,因为荣耀已经成为了他的事业,他不会再离开。

不再需要压抑,不需要保有矜持,不需要坚守理智。

……似乎可以稍微放纵一下,采撷甜蜜。

 

“咦?咦咦咦?!”听到一个出乎意料却又贴合自己愿望的回答,过于激动的反应之下,嘭的一声,黄少天他……又分裂了。

“等等、这只是个意外!再亲一下,我就能恢复了!再亲一下!”

“或者一些更深入的事情……更有利于成人期状态的稳定哦!”

 

这应该是最棒的成人礼了。

 

-Fin-

 

 


评论(13)
热度(250)

© 叶拖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