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拖拖

All for 叶修

他永远是年轻的,美好的,光芒万丈的。
他永远在那里,好像信仰一样。

[周叶]最美的沉默(Fin)

感觉我从远古穿越回来……这是N年前合志的文


夏休期一开始,周泽楷就急不可耐地离开了宿舍。行李早在昨天晚上已经收拾好了,今天的训练一结束,周泽楷就匆匆忙忙的拖着行李箱往轮回的大门走去,脚步也比平时加快了一点。

训练期间也并不是不能回家,除了按照规定合训期间必须要住在轮回提供的宿舍里,身为S市人的周泽楷想要回家其实非常的方便。不过,也只有夏休期这将近两个月的时间里,回家才会成为周泽楷最期待的事情。

 

周泽楷回到家后第一件事就是进行大扫除。家里已经有一个月没有住过人了,很多物品都蒙上了灰尘,掩去了生活的痕迹。很快的换上了家居服,周泽楷开始动手收拾。衣柜里洗干净的床单和被子都铺好,松软的枕头整整齐齐的摆在床头。盥洗室里的杯子插上刚拆封的牙刷。小窗户上的花瓶里插上刚刚买回来的鲜花。擦得发亮的瓷砖。

 

周泽楷刚刚把新买的烟灰缸摆在茶几上,门铃就响了。只是非常普通的铃声,但这足以让周泽楷整个心脏都紧张的加快了跳动的速度。他赶紧去开门,不出意外见到了站在门口正拿着钥匙准备开门的叶修。

已经习惯了叶修每次过来的时候都会先按门铃才会去找钥匙开门,这似乎已经成为了他们彼此之间一种心照不宣的小情趣。

 

“哟,好久不见呀,小周。”叶修将嘴边的烟拿下,伸手打了个招呼,这边周泽楷已经快一步的将叶修身边的行李箱接过来拉了进来,然后顺势微微俯下身亲了亲叶修的嘴角。呼吸交缠在一起。温热的气息。

“好久不见……前辈。”声音稍带沙哑。

 

自从三年前荣耀世界联赛结束后,叶修与周泽楷正式开始了交往。但由于职业身份的原因,他们总是聚少离多。

已经宣布了退役的叶修,在联赛结束之后没有像之前一样若无其事的再重回职业联盟。虽然家庭方面的阻力消失了,但考虑到自己的状态,他成为了兴欣的一个挂牌选手,不常上场,而是主要作为兴欣战队的荣誉指导,在职业联赛中活跃着(当然必要的时候他还是会操作着账号卡冲上场)。周泽楷自然不必说,现任的荣耀第一人,除了为季后赛进行紧张的封闭式训练,休息的时间他还要接下一些平面广告的拍摄,高人气的他每季度必不缺少的还有《电竞之家》的采访报道。

只有夏休期将近两个月的假期,这两个人才能够稍微的空闲下来(用叶修的话来说就是“总算有点腻歪的恋爱时间了”),叶修暂时与兴欣告别,到S市与周泽楷度过这短暂的二人假期。

 

“又在搞卫生?”地上还摆着吸尘器,餐桌上花瓶里插着的新鲜的花朵,叶修知道周泽楷又提前回来搞卫生了,“只是一个月没住人,脏不到哪里去。”虽然知道无论怎么说,周泽楷还是会固执的将房子清理干净,叶修还是忍不住说了句。在这方面他总是没有对方细致,不过周泽楷这种性格在某些方面表现出来的时候叶修还是非常喜欢的。

“恩……但还是要打扫。”对比起采访中沉默寡言的有点呆呆的形象,在叶修面前周泽楷会表达出自己较为强硬的一面。没有翻译机江波涛,如果周泽楷不说出来,叶修则会自觉地我行我素起来,特别坏心眼的无视在一旁着急的年轻后辈。

 

也是在这相处的三年间,周泽楷从被叶修调侃而手足无措慢慢地成长到能够面不改色应对的程度了。

……甚至某些程度上还能够反驳叶修的提议,让对方服从自己。最明显的一点是晚餐。

 

周泽楷是知道的,如果没有人督促,对于食物叶修的第一选择永远都是泡面。

方便、快捷,无需事后清洁,同时可以选择多种口味。叶修总是严肃认真的说出泡面的诸多优点来试图阻挠周泽楷将泡面扔进垃圾桶的举动——当然每次都是以失败告终。就连在兴欣脱离了周泽楷的视线范围,被对方发展成为同盟关系的陈果与苏沐橙也有样学样将叶修藏起来的泡面毫不留情的扔掉。这个时候的叶修总会点燃一根烟,学着魏琛一脸唏嘘的模样:“人老了,后辈都能够压前辈一头啦。”

 

也可以说是叶修自己底气不足。自从那次因为肠胃炎被送进医院,对于吃饭问题叶修就已经丧失了一切发言权。

因此理所当然,现在与周泽楷在一起的叶修,也别想见到泡面的踪迹了。

 

泡面被剔除在菜单外,意味着每次吃饭都需要考虑食材。叶修自然是理直气壮地表示除了泡面不懂烹饪,而几乎都是在轮回吃饭堂提供的营养餐的周泽楷对烹饪也不熟悉,于是两个人的厨艺只能够依靠高级的烹饪厨具,从多功能电饭煲到微波炉再到空气炸锅,倒也是能够折腾出一些吃食出来。前提是从超市采购新鲜的蔬菜沙拉以及腌制好的肉类。

虽然味道一般,但对于不挑剔味道的两人来说已经足够,何况比泡面健康。

 

简单的晚餐过后,对于两个职业选手来说,即使前提是正在交往,但晚上的空闲时间他们依然习惯性的贡献给了荣耀。又或许应该这么说,这两个人的羁绊开始于荣耀,那么他们彼此之间最好的交流工具也会是荣耀。

并排放在一起的电脑,两个人并肩坐着。不同与平时重复性的近乎枯燥的训练,在网游里面,只要与身边的人在一起做最简单的游戏任务都会觉得开心。当然,比起做任务,他们之间更多的是互相PK。

周泽楷习惯性选择神枪手,叶修却没再用他的散人君莫笑。

“小周不用一枪穿云的话,感觉我用散人太狡猾了——而且总是胜利也太无聊了啦。”这是叶修的原话。

 

周泽楷自然不会在游戏里登陆他那神级角色一枪穿云,因此在新角色属性上一开始把握并不太好——叶修总是欺负他一般老选择一些属性点加点奇怪的神枪手账号卡塞给他,然后自己选择不同职业的角色来跟他对战。有时候周泽楷习惯性的按下攻击的快捷键的时候会突然出现一些奇怪的招式,有一次甚至扔了个烟雾弹出来,他在那么一秒钟的思考里就被叶修连击了好几下甚至被打出了一个僵直的状态,然后就这样力不从心地被叶修清空了血条。再然后叶修就看着他有些狼狈的样子笑出了声。

“还要继续加油呢,小周。”这样说。眼神深邃得像装满了整个温柔的星空。

 

这是叶修对于后辈的温柔,周泽楷知道。

 

周泽楷还在轮回培训营的时候就已经听过“叶秋”的名字了——玩荣耀的没有谁不知道叶修的名字。一开始周泽楷对叶修的了解也仅仅只是对方是被称为“荣耀教科书”的大神为止,毕竟他们之间距离太远了,他还没成为职业选手,对方就已经被捧上了荣耀的神坛,没有太多的来往(对方甚至还不认识他这个新人)。更何况,两人玩的职业也不同,周泽楷对叶修的好奇与兴趣并不大。

转折点是嘉世与轮回之间开展的那一次经验交流会。

 

经验交流会自然轮不到周泽楷这种新人参加(即使他被视为培训营实力最强的人),而那天周泽楷也只是一如往常吃过晚饭后来到训练室。

训练室晚上会开放,但并不强制要求训练,毕竟整个白天都在进行高强度的训练,晚上就是自主支配时间。(在别人眼里看来)沉默寡言的周泽楷在训练营并没有什么交情特别好的朋友,对出去聚会也没有太大欲望,因此平时晚上都是自己一个人到训练室训练。不过周泽楷到的时候,训练室里已经有人了。

 

训练室里没有开灯,只有角落那边开着一台电脑,电脑前坐着一个周泽楷从来没见过的人。对方嘴边有红光在黑暗中一闪一闪的跳跃着。荧幕的蓝光照射出的专注的脸。修长的手指轻快的在键盘上敲打的声音。鼠标按键的声音。机器运作嗡嗡的声音。可以隐约分辨出屏幕上是荣耀的游戏界面。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烟草的味道。

周泽楷犹豫了一下,还是礼貌的敲了敲门。

“训练室……禁止吸烟。”

 

他的声音似乎太小,又或者对方耳机的声音开得太大,对方依旧坐在电脑前没有任何动作。周泽楷看了看对方,想了想,最后还是走了过去。有一点点好奇,想知道对方到底在做什么。

站在那个陌生男人身后,周泽楷才注意到对方正在跟别人PK。屏幕中枪炮师一记激光炮将流氓掀翻在地,然后飞炮落地,站在屋顶上,一串火舌从黑漆漆的枪管喷出,炮弹飞出后没多久就炸裂成数枚小型的炮弹锁死了流氓的位置,将流氓掀飞到了空中——再然后……押枪!

荣耀!屏幕上弹出大大的两个字,周泽楷才回过神来。手不知道什么时候紧紧地握成拳,因为激动指甲甚至陷入了柔软的手心。

 

押枪,那可是一种高难度的技术!周泽楷自己有试过练习押枪,但是总是失败,而押枪这个技术他也只在训练营发给他的参考视频里有见过,但也仅仅只有那一个视频呈现出来了押枪那种技术。因为自己尝试过,所以周泽楷知道那到底需要多么精湛的技术与掌控力,目前的职业赛事中他也未曾见过押枪的出现。

但,他面前这个人,就在刚刚给他展现了一次流畅的、精准得几乎恐怖的押枪,直接将流氓卡在一个洞口处干净利落的连击解决了。最近人气高涨的枪炮师苏沐橙也没有那水平的技术……职业选手里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这么厉害的枪炮师?

周泽楷还在想着,对方却摘下耳机来,转过头,两个人的视线就这样直直的撞上了。

 

他张了张嘴,想了想,最后说出一句自己都没想到的话来:“这里禁烟。”

“……啊?”对方愣了一下,然后露出一个歉意的微笑,“不好意思啊,在嘉世习惯了。”说着就将嘴边的香烟拿下来,捻灭了扔进了脚边的垃圾桶。

周泽楷抓住了对方话语中的关键字,疑惑的眨了眨眼睛——嘉世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厉害的枪炮师了?

“哎,反正闲着也是无聊,不如我们来一局?”对方突如其来说了一句,指着电脑,笑眯眯的看着他。

 

他们那一天在训练室连续PK了十几局,一直到轮回的公关经理过来找人他们才停止了PK。直到那时候周泽楷才知道这个用着枪炮师的人是嘉世战队的队长叶秋(现在改叫叶修了),那也是周泽楷第一次输得那么惨。对方甚至没有用上神级角色一叶之秋就让他一败涂地。

但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周泽楷与叶修渐渐地熟悉起来了。

 

毕竟是异地,而且他们也并没熟悉到能够跨越一个城市来见面,周泽楷与叶修的交流仅仅止步于QQ上。与平时面对面几乎是沉默的交流方式不同,借助网络聊天,周泽楷在人际交往这方面总算有了一些进步。但相比起叶修的消息,周泽楷的消息内容实在是过于苍白,大部分都是“嗯。”“……”“这样……?”这种简短的言语。

不过,叶修似乎能够揣测他的心理,周泽楷有时候消息还没发出去,对方已经将他想知道的内容都发出来了。不管是押枪的视频,又或者是自己操作上的失误,叶修总会在PK结束后细致的指出来,即使他将来会是轮回的职业选手,是嘉世的对手,对方却从来丝毫不在意这些。

或许叶修在意的永远只是荣耀这个游戏本身吧,因为热爱,所以不畏所有。

 

(一开始只是一点点的好奇心而已。)

 

周泽楷渐渐留意起叶修的事情来。就算职业不同,他也特意去网上找来了叶修所有比赛视频一个个琢磨起来。被对方精湛的技术惊艳,继而更加勤快的加大了训练量。要是更努力一点,是不是就能够赶上前方的背影。要是能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就好了。想在万众瞩目的舞台上来一场最精彩的比赛。

为了这样一个小小的愿望,似乎平时觉得有些枯燥单调的重复性练习都变得有趣起来。好像能够更加体会到荣耀这款游戏的趣味之处。简单而纯粹的,仅仅是追求胜利的快乐。

 

第五赛季,周泽楷作为轮回的职业选手正式出道,而且一出道就成为了队长,带领轮回战队在常规赛中活跃着。对于新秀这个身份来说,他所有的比赛都显得游刃有余,即使对上前辈们也不会输得过于难看。冷静、细心、扎实的基础,这些让人难以忽略的优点在周泽楷身上表现得非常明显,比赛的解说员也常常为周泽楷而惊叹。

而在常规赛紧张的赛程中,新一年第一个周末的全明星周末,作为职业选手新星的周泽楷自然也跃跃欲试的报名参加了新秀挑战赛。

 

“小周,听说你参加了下周的全明星周末呢,选好要挑战的人了吗?”叶修似乎也听说了周泽楷要参加新秀挑战赛的事情,在PK之后笑着问他。

“嗯……”周泽楷想了想,最后还是说了出来,“想和前辈。”

耳机中传来了叶修惊讶的声音,“哎,平时还没PK够吗?”

“啊?”周泽楷呆呆的回了一句。

 

“明明基本上每周都有PK啊……还是说小周还没被我欺负够吗?”叶修顿了顿又笑了起来,“小周真是个有趣的人啊。”在周泽楷还没回答之前叶修又抢先扔下了一句,“不过先打个商量啊小周,可别挑战我了,我可不想又被七个人轮流挑战一次呀!虽然……这次不一定有七个人,不过跟太多人PK也是很累的!”

叶修这样一说,周泽楷想起了之前听轮回的前辈们说过,第一次全明星周末的时候七个新秀竟然全部选择了叶修作为挑战的人选——按照规定被挑战的人应该一一接受挑战,因此叶修不得不全部应战,到最后直接发了好几个瀑布汗的表情来表达自己的无语。

 明明知道这一点,周泽楷犹豫了很久,决定还是遵从自己的内心表达出来,“那不一样。”

平时交流经验一般的PK与在正式舞台上的PK意义不一样。是特别的,不可替代的。不管在私下与叶修PK过多少次,被对方悉心教导过多少次,但那跟在比赛中正式的PK完全不同。因为是特别的,所以才会让人抱有期待。

 

在说出口之后,周泽楷却忽然有些后悔起来。

自己是不是太过自以为是了?他与叶修也算不上很熟悉的程度,却忽然用这种逾越的方式说话,也太没有礼貌了。

“这样啊。既然小周想挑战我,那不如将那个挑战放在季后赛总决赛吧,不觉得这会更刺激吗?”出乎意料的,叶修并没有表现出生气的意思,反而认真的给出了建议,“我觉得新秀挑战赛,小周你可以尝试挑战一下没接触过的角色,我记得小周还没与魔道学者玩过,这次可以试一下呢,而且轮回那边没有推荐你挑战的对象吗?”

“呃……”经过叶修的提醒,周泽楷才想起来似乎轮回的经纪人今天早上有跟他说过相关的事情,“我忘了。”很诚实的回答了。

 

最后,周泽楷在新秀挑战赛中选择了其他人作为自己的对手。

反正以后还有机会……而且能够在季后赛总决赛相遇那一定会更激动人心吧。当自己终于有能与叶修比肩的技术的时候,那场比赛一定会成为任何比赛都无法取代的,独一无二的存在。

因此会为此努力着,不管那需要多久的等待。持久战,又或者是一段蛰伏期。

他们无论是谁都没想到,这个约定会有无法实现的可能。

 

继第四赛季与冠军擦肩而过之后,嘉世战队的状态比起以前有很大的下滑,第五赛季止步于第四。再然后,朝着一个所有人都预料不到的方向深陷到了泥潭里。如果说只是遭遇瓶颈期,也无法解释在这之后连续几个赛季嘉世无缘半决赛,甚至在联盟的末尾处徘徊,情况岌岌可危。相对比起轮回战队则是一步一个脚印走的踏踏实实,渐渐有了强者的风范。

战队一旦出现了什么进步或者是状态下滑,原因会被大部分归咎于队长身上。周泽楷作为轮回的队长,在联盟中变得炙手可热。叶修作为嘉世的队长,则被越来越多的人诟病。

 

第七赛季常规赛的时候,嘉世对战百花,周泽楷也去看了。比赛结束后他去找叶修,对方正靠在墙上抽烟。昏暗的灯光浇头而下,那个人犹如一尊雕像。彼时叶修赢了比赛,嘉世却输了比赛。

但是周泽楷却找不出叶修身上任何狼狈不堪。他就那样站着,放在唇间的手遮住了大半张脸,星点的火光在指间闪烁。与往常一样从容不迫,却多了几分心不在焉与疲惫的神色。

当然在比赛中斗神在场上还是一如既往的精神,战矛挥舞得猎猎生风。别人也许看不出来,但是周泽楷是知道的,即使他没有亲自与叶修PK,他也看得出来叶修的状态从不比以前差一丝一毫。只是总有胜败,即使被誉为荣耀教科书,也并不是一直胜利的。叶修不是全能的神。

 

“……前辈。”他说。

 

他还记得比赛之后讲解员是怎么解说的:“……斗神已经很久没有使出龙抬头,是不是证明他的状态在下滑……”

而站在昏暗灯光中、还算不上老的斗神,双眼闪着凌冽的光。

 

他们去了赛场附近的一间烧烤店。叫了一瓶大的可乐。鸡翅、贝类、虾、香肠、鱿鱼都烤好了,在碟子里摆得整整齐齐。

周泽楷很想问叶修就这样提前溜出来没关系吗,但是见到叶修正认真地剥着虾壳,话到嘴边还是没有说出口。最后两个人都没有再提起比赛的事情,只是偶尔在吃的时候叶修有说起上一场周泽楷的比赛。“比赛很精彩,小周越来越厉害了呢。”这样说。

周泽楷有些局促不安,他也想好好表达出来自己的心意。像是前辈也很厉害、我相信前辈。之类的话语。

这个时候忽然羡慕起黄少天的嘴炮技能。如果现在在这里的是黄少天,一定能够非常顺利的与叶修交流吧。放在膝上的手不自觉互相绞了起来。有些焦虑,有些着急。心脏微微鼓动。

 

“小周?”叶修吃完一片鱿鱼抬头才发现周泽楷在发呆。就算没有表情那张脸也是百看不厌,被人私底下说是荣耀第一帅也并非绝无道理,连叶修自己也对这张脸生出多些的好感。“怎么不吃了?”他夹了一片鱿鱼到周泽楷的碗里,周泽楷下意识地绷紧了身体。

“没。”他有些含糊不清的回答,拿起玻璃杯喝了一口可乐,权当滋润自己有些发干的喉咙。掌心被瓶身的水珠沾湿,留下一片冰凉的水迹。褐色的液体咕嘟咕嘟的从底部冒起一串细小的气泡。

 

鱿鱼因为摆放的太久,放进口里的时候已经不再觉得烫嘴。尝到了淡淡的焦炭味道。

腌制的酱料深入口腔每一个角落,咀嚼的时候鱿鱼片饱满的汁水渗出来。

唇上泛着油光。嘴角还沾有一点点褐色的汁液。

“……好吃。”

 

周泽楷想他应该是相信叶修的。即使嘉世沦陷,他仍然相信那个相会总决赛的约定(或许那根本不能算是个约定)。即使叶修退役,他也依旧的相信着,相信叶修会回来。对于战队内其他队友讨论起叶修的时候揣测对方不再回来,周泽楷总是固执的坚持己见,即使最后他保持沉默,他也从来没有对叶修失却信任。

叶修是不同的。这是联盟里一个无需言说的事实。在比赛中沉浮近十年,获得过大大小小的荣耀——没有人能够胜过他。难见的精通全职业的选手,三届总冠军、三届最有价值选手、一届一击必杀、两届输出之星。一手缔造了嘉世王朝。

但绝非如此而已。比任何人都更热爱荣耀的这份心情。渴求胜利的心情。周泽楷不相信叶修会离开这个舞台,离开这个他所热爱的地方。即使真的到了状态下滑、手速减慢的时候,叶修也一定不会放弃荣耀,不忘初心。

 

一开始只是因为喜爱。没有职业联盟,没有职业赛事,只是单纯的凭借那份简单纯粹的心情坚持着。什么时候变成职业比赛至上,以至于将退役作为游戏生涯结束的一个标志。

职业生涯的结束在所难免,无论是多么优秀的选手都无法让自己永远停留在状态的巅峰时刻,时间就是如此的残酷无情。但那对叶修来说似乎并不算什么——“荣耀再玩十年都不会腻。”他的荣耀之路永远都不会结束。

这是属于叶修独一无二的个人魅力。

 

或许就是被这一点吸引了吧。想要更接近,更了解。好奇心慢慢地在体内发酵成另一种甜蜜却又苦涩的心情。

关注对方的消息。新建了一支名叫兴欣的草根战队。参加了挑战赛。获得了出线资格。重回职业联盟。

只不过从头开始而已,没多少人有这个勇气——但叶修做到了。

他所敬佩的,憧憬的。前辈。

 

一簇光,起初并不能吸引你的注意,因为你并不需要。因为偶然的机会,你接近它,被它的温暖包裹。你渐渐被吸引,迷恋上这个温度。

在他人眼里并不够明亮,在你眼里却足以燃烧一切。

 

因为对叶修的无条件信任,所以他做好完全的准备,将自己调整到最佳的状态。

从第五赛季出道以来,周泽楷毫不松懈,带领着轮回一直往前走,成长为一个具有独特个人风格、无法忽视的强大选手。两个冠军。两次最有价值选手。守擂之星。现任荣耀第一人。他用自己的表现证明自己有能与叶修比肩的实力,只是欠缺一个机会。

(我在总决赛的舞台上等你回来。)

 

燃烧热情。燃烧灵魂。理智焚烧殆尽。

但最后却只能忍耐,不动声色的避开危险的区域。

 

无论多么热烈的感情全都被小心翼翼的压抑下来。表现在外的永远是冷静、矜持、从容。

周泽楷从来都没有过分奢求的念头。自己的心意也没有必要让对方知道。追求的无非是能够与叶修在总决赛中来一场不留遗憾的比赛,再无其他。不是没有过侥幸的念头,但是经过细腻的思考,周泽楷得出一个近乎残酷的结论,他与叶修之间维持前辈与后辈的关系是最好的选择。对方绝对不会有发展超越普通朋友关系的想法,荣耀是他的全部以及唯一。

所以,周泽楷选择隐忍。也是唯一的选择。

 

——如果,叶修没有宣布退役的话。

 

还没有从与冠军失之交臂的遗憾与失落的感情中恢复过来,叶修退役的消息让周泽楷陷入了更为焦虑的状态。

一开始对决赛预测的胜率就在五五分,周泽楷对于最终结果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情感波动。轮回已经将实力发挥得淋漓尽致,对小失误、突如其来的状况的处理,周泽楷自觉轮回已经做到了最好。只是对手更为强大而已。在赛后记者采访会上,周泽楷也不吝赞美叶修是个伟大的选手。心里却是认真地告诉自己,下次不会输,一定会赢。

但没有下一次了。叶修退役的消息突如其来扔出来,将周泽楷炸得整个人都懵了。还失手打破了手中的玻璃杯,引来轮回其他选手惊讶的侧目。从未有过的失态。

 

第一次不再等待,不再信任。在交际方面一向被动的周泽楷终于首次主动出击,毫不犹豫一通电话打到了兴欣那边。不善沟通的他鸡同鸭讲的通了五分钟电话,最后由苏沐橙解救了快被他逼疯的陈果,告诉他叶修回家去了。与新闻发布会毫无差别的答案,周泽楷确信了那是事实。但更准确的消息,就再也无法得知了。叶修的QQ头像自从宣布退役那天起一直都是灰色的离线状态,消息发过去如同石沉大海。

叶修真的离开了。走得一声不响,似乎一点儿留恋都没有。

 

总决赛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

这之后,再也找不到了。

 

一切都结束了。

下一次对战都见鬼去了。

一直以来的暗恋也无疾而终了。

没说出口的告白现在想起来是那么的可笑。如果当初鼓起勇气。

最坏的结果不过是被拒绝。总好过永远都没能说出口留下遗憾。

 

前辈。我喜欢你。

 

叶修很早之前就隐隐约约的察觉到了周泽楷对他的好感。不过他从来没将这个当一回事。

叶修知道自己很厉害,被憧憬被崇拜这种事情,他见得多了。自从封神之后他没少与这种想要追赶他的后辈们打交道,无非就是惊艳于他的表现,然后暗下决心要打败他。大概就是这种程度的好感而已。

在他眼里周泽楷的表现与其他人没有什么的不同。唯一的不同大概就是那个几乎算得上是哄骗敷衍的叶修式约定。

 

对周泽楷比其他人上心的确是有的。在轮回训练室一时无聊的约战让叶修第一次产生了一点私心。

周泽楷用的是神枪手——当然叶修并不是没有遇见过操作神枪手的人——但是只有周泽楷身上隐隐约约有着昔日挚友的轮廓。尽管现在操作因为缺乏经验而显得稚嫩青涩,但是叶修能够看出那种华丽却又沉稳从容的操作背后苏沐秋的影子。透过周泽楷,叶修见到了苏沐秋。于是他忍不住在第一盘打翻了周泽楷之后,习惯性的嘲讽了一句“怕了没”。

周泽楷并非苏沐秋,自然不会像苏沐秋一样被他气得跳脚。这个鲜嫩得能掐出水来的新人,只是一声不吭的发了挑战请求过来。

 

如果苏沐秋没有发生意外,现在的荣耀联盟会变成什么样子呢。如果苏沐秋站在荣耀最高的舞台上。这只是叶修的个人念想,无法实现的。但是他从周泽楷身上看到了未来。职业联盟的未来。

日趋功利性的,却又具有致命吸引力的未来。每年都有失意的人在这个舞台上退出,又有无数光鲜的面孔出场。多少人是冲着丰厚奖金、为了出名而进来。又有多少人在训练营中头还没冒出来就被掐没了。

整个联盟的风气日渐变得浮躁。暗流蠢蠢欲动。

 

像周泽楷这样沉稳踏实的人,有。但是不是每个钟爱荣耀的人都拥有才能。你行,你留下。你不行,请离开。太残酷了。

叶修想拉周泽楷一把。他知道对方的才华并不需要他去帮助,但是他还是忍不住提点。

坚持自己的风格。不要被粉丝拖着走。做最适合自己的选择。

 

他关注了周泽楷整整一个赛季,对方却走得很稳,没有新人应该会出现的跌跌撞撞的失态。他比叶修想象中来得更为从容,这让叶修欣慰。在某种程度上他甚至比叶修都更为出色。

游刃有余的处理与粉丝、联盟、轮回管理层的平衡。该作秀的时候作秀,该认真的时候绝不含糊,并成功将自己华丽的风格与实战融合在一起。即使有着不爱说话的缺点,但周泽楷仍旧走出了自己的路,登上了荣耀最高的舞台。新一代的荣耀第一人。

 

这是一个能够将自己私人感情与职业操守很好地划分清楚的人。冷静得让人惊讶。

但叶修发现他对周泽楷了解得太少了。他还是太过天真了。

……至少他从来没有想过会被周泽楷堵在房间表白的情景。

 

他是怀揣获得世界冠军的念头去苏黎世参加世界联赛的(虽然表面看不出来)。

被老头子赶出家门当中国的领队时叶修差点没被吓死,他家老头态度强硬了那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说出让他滚去打荣耀为国争光的话来,于是叶修就滚了。在飞机上还没来得及消化掉这份让人惊喜的大礼包,来到B市开了个战略会议后,紧接着周泽楷又迎面扔来了一个巴雷特狙击,一枪爆头,双倍伤害。

 

只要微微抬头就直直的撞入周泽楷的眼睛里。表情诚恳,眼神炽热,认真的等着他的答复。叶修第一次变了脸色。

面对周泽楷的时候从来都不能够选择退让,退让的时候就输了。但是这一次叶修实在没敢迎面直上。

“这个消息太劲爆了,小周。”叶修式的敷衍,企图转移话题。

周泽楷没给他逃跑的机会。

 

世界联赛结束后再给答案。叶修的原话。

既然逃不了就一拖再拖,这是叶修的战术。

但周泽楷有足够的耐心。不在乎再等一会儿。

 

小鬼头也长大了,变得难以对付了。明明以前青涩得让人心里柔软。

叶修还记得第一次主场与轮回对战,周泽楷来嘉世找他。他让周泽楷进了自己的房间,招呼对方吃桌子上摆着的零食,然后自己到外面冲茶。路上遇到技术部门的关榕飞聊了几句,回来的时候发现周泽楷正偷偷的摆弄零食包装袋,叶修一看,苏沐橙留下来那袋巧克力曲奇已经被吃光了。对方有些窘迫的四处张望,眼神躲闪。

叶修一个没忍住,噗一声笑了出来。

 

(这家伙实在太可爱了。)

 

因为觉得有趣,叶修时不时心血来潮会张嘴调戏一下这个稚嫩的后辈。

有一次自己忽然就说出了“真是喜欢小周呢。”当然在对方惊诧的目光以及涨红的耳朵中迅速的进行了补刀,“小周是荣耀第一帅,谁会不喜欢呢。”对方呆呆的反应完全在叶修的预料之中,于是他忍不住伸手去捏了一下周泽楷的耳朵。

 

但长大之后真是一点儿都不可爱了。就像现在,叶修几乎是被他逼迫得无路可走。

他给出的答案会有两个,但是对方无比冷静地在等待。无论叶修是接受或是拒绝,他就那样从容的站在那里。就好像视死如归的说,我不管你的答案会是什么,至少我说出口了。就这样吧。破罐子破摔。不答应也没关系,我早就做好了这个心理准备。但是万一接受了呢。反正都在我的意料之中。

叶修几乎都没办法直视这样坦坦荡荡、理直气壮的周泽楷了。简直要被气笑。

 

“那就试试吧。”将近一个月的思考,叶修终于给出了他的反击。

 

然后,从那天起,他们之间的关系整整维持了三年,至今也没有结束的趋势。

倒像是进入了泥潭里,两个人都越陷越深。

——反正他们也没打算挣扎。


无证驾驶: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55781&tid=3171703#Content


-Fin-

评论(9)
热度(187)

© 叶拖拖 | Powered by LOFTER